優秀小說 我用閒書成聖人笔趣-第451章 絕配的天生神通!閲讀

我用閒書成聖人
小說推薦我用閒書成聖人我用闲书成圣人
看着陷入梦乡的三师兄,以及那颗摆放在他身前闪烁着七色光芒的心脏,陈洛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子。
真的和白宵说的一样,这个心脏是多余的吗?
陈洛现在又不是刚穿越的小白,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颗心脏的重要性。
如果真的是多余甚至有害的,以老师的本领,早就帮三师兄取出来,而不是大费周章的封印在三师兄的体内。
这颗心脏的意义就在于当白宵正在运转的那颗心脏受损时,可以完美替代,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多一条性命。
这见面礼,太重了。
陈洛沉默了片刻,最终朝着熟睡的白宵郑重一礼,这才双手捧起了那颗还在跳动的白泽之心。
三师兄的深情厚谊,再作推辞就有些矫情了,自己能做到的就是不要辱没了师兄赋予的白泽血脉。
深吸一口气,血身变神通发动,一滴滴散发这玄奥光彩的精血从心脏中飞出,汇成了一条线线,没入了陈洛的眉心之中。
随着精血的离开,那颗犹如宝石一般的心脏停止了跳动,缓缓化作飞灰。
……
陈洛睁开眼,发现自己出现在一片茂林之中,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
血身变神通施展后,是要和精血宿主打一架的。
也就是说,他这一次的对手是——三师兄?
三师兄什么修为陈洛不知道,但是他大徒弟白三千都一品妖圣了啊!
草率了。
就在此时,陈洛突然生出警觉,一股磅礴妖力从身后袭来,陈洛刚回过头,就被一道白色闪电扑倒,陈洛倒在地上,才看清扑倒自己的正是一头白泽。
那白泽此刻没有温和之相,面露凶狠,张开血盆大口,就要朝陈洛的脖子咬去,突然间陈洛身体中发出一道清脆的叫声——
“喵……”
那白泽猛然一怔,闭上了嘴巴,眼神中的神色也缓缓清明,它从陈洛的身上下来,疑惑地打量着陈洛。
陈洛此时连忙起身,警惕地看着眼前的白泽,浑身红尘气喷涌,武道真意萦绕周身,准备死战。
就在这时,那白泽突然打了个哈欠:“你收服了一只谛听?我怎么没听老师说起?”
陈洛:(#゚д゚メ)
三师兄?
你这精血幻象还有神志存在?
那白泽身子一抖,化作了白宵那副美人模样,似笑非笑地走到陈洛身边,鼻子都快贴到陈洛的鼻子上,观察了一会,才站直身子说道:“原来是山灵啊!不过这上古异兽谛听的神魂倒是货真价实的。”
好在是神魂化身,也没有什么脸红的说法,陈洛连忙将方寸山的山灵是谛听的事情说了一遍。
白宵听完后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被谛听给夺舍了呢。以谛听神魂为山灵,看来这须弥山遗留也不简单。”
陈洛看着一本正经分析的白宵,实在忍不住,问道:“三师兄,你还有神智?刚才是怎么回事?”
“刚才啊,逗你一下,吓到了吧?”白宵随意撩了撩垂落下来的头发,顿时生出万种风情,笑道,“知道你吸收精血的时候要战胜我精血中的力量,所以我专门留了一丝神魂帮你。”
“那个……我自杀就可以了吧?还是非得你杀我才行?”
陈洛看着白宵,张大了嘴。
明明很感动,但是有一点点羞耻是怎么回事?
“嗯……只要精血力量耗尽就可以。”
“行,站远点,不然被血溅到了。对了,你要不要闭上眼睛?”
陈洛:“嗯……好吧!”
陈洛闭上了眼睛,跟着就听到“扑”的一声,然后耳边又传来三师兄的声音:“小师弟,不对啊,我怎么又复活了?”
陈洛面露尴尬:“那个……三师兄,根据以前的经验,大概要死九次!”
白宵:へ( ̄ ̄;へ)
说实话,他白宵活了这么久,都没今天一天死的次数多!
“行吧,眼睛闭牢。”
陈洛听话地紧紧闭着眼睛,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间感觉到一股力量在身体内涌了出来。
“成了?”陈洛睁开眼睛,此时已经不见三师兄的身影,陈洛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身体之内形成,陈洛伸出手,一道卷轴在手中形成,那卷轴上浮现出五个大字:白、泽、精、怪、图。
……
陈洛再一次睁开眼睛,从神魂海中回归,此时眼前依然是竹屋,茶桌上的茶壶还冒着热气,白宵侧卧在地上发出轻轻的鼾声。
一道信息凭空浮现在陈洛的脑中,陈洛那嘴又吃惊地张开,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为何三师兄要让他吸收白泽血脉了。
实在是这个天赋神通,太Bug了。
白泽天赋神通总共有两种。
第一种,叫做“妖泽”,凡是四品以下的妖怪,只要奉上精血一滴,就能在《白泽精怪图》上留名,留名之后,受《精怪图》的反馈,能够立刻提升一品修为。
譬如金瓜瓜,现在是六品境界,只要留名《白泽精怪图》,就能凭空再升一阶,成为五品境界。
不过这种好事一只妖兽只能享受一次,所以理论上最大收益应该是五品升为四品时使用。
第二种,叫做“妖占”,能够激发并且以引导妖族体内隐藏血脉。这个看上去没什么用,但实际上堪称逆天。妖族繁衍至今,真正的血脉纯净的妖怪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妖族也不像人族一样会修家谱。所以大多数妖怪对自身血脉的认知主要是看上三代,尤其是父母的血脉。
不过妖族存在异变的情况。比如父母都是普通的乌鸦精,却突然有一只子嗣觉醒了不知道有多稀薄的三足金乌血脉,那就是天大的机缘。
再比如一只普通的狼妖,不像高级血脉那般生来就有天花板极高的血脉,只能不断向上返祖,这期间每一次返祖化作什么血脉都存在极大的偶然性。
而在白泽眼中,这些,是可控的。
想想看,一只普通的狮子,最终觉醒狻猊血脉,一跃获得堪比半圣的祖妖潜力,这多刺激。
陈洛想起三师兄的三个弟子,心中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当然,这两项天赋神通到底能施展多大的作用,就和白泽自身的修为有关。修为越高,能够施展“妖泽”的频率也越快,而施展“妖占”能激发的血脉也更强。
不过总的来说,这两项神通,在配合上方寸山“度化”神通,简直就是绝配!
三师兄,真的有心了。
……
直到天黑,白宵打了个哈欠,悠悠转醒。正看到陈洛坐在茶桌前翻着书,笑道:“成功了?”
陈洛放下书,再次道谢:“成功了,多谢三师兄。”
“自己家兄弟,客气什么。”白宵摆摆手,坐起来,又打量了一下陈洛,点了点头,“嗯,身上有了我的血脉,看上去更顺眼了一些。”
陈洛想接话,但又总觉得这话有点瓜,不知道怎么接才是。
“之后你便用白泽的身份在妖族露面。放心,异兽都是天生地养,合妖族族运而生,眼下天地间的白泽应该只有我了,不会有什么纷争。”白宵接过陈洛递来的醒神茶,接着说道,“天地间陡然出现了你这么一只小白泽,说和我没一点关系那说不过去。我都想好了,你就是在一处灵气大湖中被我点化而生,和我兄弟相称,如今大湖干涸,无处可寻。你也要另寻洞府,这才来到了境泽湖。”
“嗯。”陈洛点点头,记下了白宵的安排。
“另外,总得有个名号,要不要师兄给你取一个?”
陈洛灿然一笑:“请师兄赐名。”
“叫白墨吧!”白宵说道,“随我姓。”
“嗯。”陈洛又点了点头。
说完这些,白宵喝了一口茶,故作不经意地说道:“还有一件小事,提醒你一下。”
“师兄我年轻的时候游走妖族,也招惹了一些道友。眼下我在这天绝林中,倒是不会有人察觉到我的行踪。”
“不过可能会来找你。你反正留意一下。”
陈洛微微皱眉:“可是仇人?什么修为?师兄放心,我想办法解决。”
白宵好看的脸上流露出无奈的神色:“不用不用,你只要一口咬定不知道我在哪就行了。”
陈洛眉头一皱,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三师兄,是……女妖?”
白宵感慨地叹了一口气。
“是三嫂?”
白宵连忙摇头:“可不许胡说!你三师兄一心向道的。”
“早年间太热心,惹了一些误会而已,都是误会!”
陈洛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了解。放心吧,我一定处理得好好的。”
“嗯,我信你!”白宵又是点点头,只是不知道为何,看着陈洛的笑脸,白泽天生趋吉避凶的灵觉浮现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错觉!一定是错觉。”
“反正,境泽诗会是你第一次以白泽的身份露面。”白宵打消掉心头萦绕的预感,又嘱咐道,“因为这一次奖励是分疆裂土,所以能来参加的妖精都不普通,你可别掉链子了。”
“你那三个师侄,发下了血脉誓言,所以不能给你透题。就看你自己的了。”
木月山 小说
陈洛自信一笑:“三师兄,不就是写诗吗?”
“就让他们近距离感受一下面对铺天文华的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