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天啓預報》-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免疫分享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庞大的殿堂内,灯光昏暗。
寂静里,除了泳池一般庞大的容器里泛起的细碎水花声之外,只有拐杖敲在地面上的清脆声音。
有些跛脚的节制缓缓向前,穿过了层层向下的台阶,停在了浸泡着巨型大脑的容器前面。
隔着厚重的玻璃,看着里面无数湿件所形成的畸形造物,连通了所有的通讯渠道,监控了晟成所有的摄像头,在暗中操控着一切数据变化的诡异存在。
“真美啊,不是吗?”
在他身后,轮椅上的统治者怪笑出声:“人世之技术,人世之欲望,竟然能够催生出如此美妙的造物,着实让人钦佩和惊叹啊。
永不休息,永不懈怠,永远在暗中掌控平衡……有时候我甚至觉得,‘监视者’这个名字,应该让给它才对。”
粗大的线缆接在他的脖颈后面,将他的躯壳和那无数智慧所行程的巨型大脑链接,每时每刻的调控着圣都的所有变化。
气候、温度、日照、风速乃至材料的生长和催生、混沌灵魂的重铸和婴儿的诞生……
遍布了整个圣都的庞大系统整个代替了干瘪枯萎的身体,令这一份阴冷的意志无远弗届的笼罩在了整个城市之上。
此刻,纵然是节制,在见证这一份成果的时候,也忍不住为之讶然:“秩序的修复,这么快就完成了么?”
就在大殿的周围,五道彼此纠缠的繁复锁链中,漆黑的【秩序】依旧在微微的动荡着,可相比原本几乎脱节的惨烈状况,如今那一道道巨大的裂缝竟然已经开始收缩。
在短短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内,就从警报频繁的危险阶段脱离,而且已经快要修复完成——
“不然呢?”
轮椅上的监视者反问:“深渊循环岂是如此脆弱之物?早在万世乐土设计之初,我们就已经考虑过所有的状况!
五道锁链之中,最牢固的是心智,隐藏最深的是道德,可最稳定的永远是秩序!”
秩序,是永远变化的。它是圣都的组织和构架体现,无事不可的随着圣都的变化而变化。
秩序,是永远平衡的。不论是企业的崛起还是巨阀没落,它都不曾有过歪曲和倾斜,如同最精致的物理学模型那样,内部的力,永远是平衡的。
不论这一份‘力’究竟是来自统治者,还是来自于外来者。
一旦进入圣都,一旦进入食物链之内,就将成为深渊秩序的一部分,一切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位置。
同时,秩序也绝非是死板僵化之物……恰恰相反,它是最具备弹性和活力的那一道封锁!
不论遭受多大的冲击,受到什么样的破坏,只要还残存着基础,那么就能迅速的顺应局势,演化出全新的形态。
不论是巨阀和垄断者们所掌控的世界,还是由调律师兴风作浪的舞台……
优胜劣汰,弱肉强食,能者居上。
只要这样的根基不曾变化,它就会不断的在创伤和动荡中进行自我更新和迭代——过不了多久,哪怕是调律师,也无法再撼动整个世界的根基。
届时,就连外来者的破坏,也将成为秩序中的一部分……
不论是调律师将巨阀们从云端推下,还是统治者们将调律师食尽,都将成为食物链中毫无特色的普通一环。
“瞧啊,新的更新已经快要完成了。”
监视者凝视着秩序之锁的断面,那些缓缓生长的漆黑结晶——专门为调律师,为新的圣都所创造的秩序。
更加完整,更加慎密,同时更加稳固的秩序。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深渊食物链的循环已经加速了数十个周期,进食的频率得到了更进一步的提升……
这让监视者忍不住怀疑,这难道就是现境人们津津乐道的鲶鱼理论么?”
哪怕只存在于空想中的滑稽之谈,可未必没有实际应用的道理。
“我们的工期已经缩短了一分钟,如此强烈的催化,实属罕见。”
监视者不舍的移开视线,看向节制:“就不能再等一等么?”
“正因如此,才不能这么放任下去了。”
节制回眸,看向监视者不快的神情:“一切不受掌控的因素,都必须尽快掐灭在萌芽之中。我们要的不是速度。只要圣都尚存,我们的任务就必定能够完成……又何必害怕浪费这么一点时间?”
“你害怕了?”监视者咧嘴怪笑。
“啊,或许呢。”
节制撑着手杖,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承认这个世界上存在恐惧,难道是一件丢人的事情么?
适可而止的道理,用不着我再教你吧?”
“哈,适可而止?”
监视者嗤笑:“明明你才是整个圣都里最贪婪的人吧!”
“贪婪?或许……只不过,人类?”
节制嘲弄轻叹:“我早就不是了。”
说罢,老朽之蛇缓缓转身,撑着拐杖离去,只留下最后的话语:“召集所有人吧。”
他说:“这一次,我们一锤定音!”
.
.
两个小时后,深夜的,圣都议院,不知道多少飞行器在扩散的探照灯光中缓缓降落。
会议还没开始,宽阔的
“中央总局?别是开玩笑的吧?”
“调律师?”
“那个家伙,就算是脑子有问题,可难道疯了么?”
“我觉得,反而是节制那个家伙有点气急败坏了。”
“可能是遭不住了吧。”
抽烟的女人嘲弄一笑:“毕竟希望能源家大业大,呼风唤雨的日子过久了,哪里受得了这种生活?”
一时间,哄笑声扩散开来。
气氛一片和睦,所有人走进来的时候,都友善的同身旁的老熟人们打着招呼,看不出不共戴天的矛盾和心中的恶意和戒备。
巨阀领袖们其乐融融的欢坐在一处,看不出丝毫的间隙。
在其中,统治者的占比甚至不足五分之一,更多的是从圣都的厮杀和相食中所铸就的巨兽和野心家。
某种意义上,他们才是深渊食物链所遴选出的统治者,万世乐土的真正主人。
在圣都爬升到这种高度之后,那些事情都已经不再重要了。知晓真相的人不在少数,可真正选择背叛这一切的人……一个人都没有!
因食而成的野兽,又怎么可能脱离和背叛这庞大的食物之链?
他们只会更加饥渴,更加的凶狠,甚至比统治者还贪婪的掠夺所有,成为圣都真正的基石。
地狱,永远只能成就地狱。
此刻,当绝大多数巨阀的首脑们汇聚在一起的时候,整个圣都最强的力量便在狭窄的会议室中降临。
可偏偏等所有人到齐之后,动用了自己的特权发起这一场会议的节制却迟迟不肯露面。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一直到所有人都已经不耐烦,时间逼近了最后的界限时,大门才缓缓开启。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撑着拐杖的老人缓缓走进,向着所有参会者抱歉一笑,宛如开朗热情的老人一般:“路上出了点事情,还请大家不要见怪——”
“哪里哪里。”
“只是十几分钟而已,没有关系。”
超級靈藥師系統 小說
“稍微等一会儿,哪里会有什么大碍呢?”
所有人都大度的开解着这个看似自责的老人,至于心里怎么编排这个到了这种时候还要摆派头的老东西究竟另一回事儿了。
在热烈活泼的氛围之下,节制终于入座,紧接着,好像变脸一样,神情严肃起来。
笑容不见。
“这一次,为什么召集大家来这里,想必大家都已经清楚了吧?”
一言既出,响应回答的声音不绝于耳。
席间,大家纷纷痛斥着调律师的胆大包天和肆意妄为,历数着自己的遭遇和所遭受的损害,还有的人说到激动的地方,已经忍不住潸然泪下。
简而言之,大家已经在调律师的压迫之下奄奄一息,饱受苦难,两行血泪一颗心酸,不知去向何方,想到圣都的明天将会蒙上这样的阴霾,每个人都心如刀绞,夜不能寐。
这时候就缺一个强而有力的人站出来振臂一呼,大家一齐八方点赞了。
声援自然是给足的。
至于钱……那就得另说了。
“我明白了。”
节制听完,忧心忡忡的长叹一声:“世道多艰,虎狼凶狠,大家已经深受其苦,而局面,也到了不得不有所作为的时候了。”
一言既出,不知道多少人红着眼眶点头,几乎要再掉两滴心酸的泪水。
反正又不要钱。
多少陪你演一点……
“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今日号召大家来这里,也是为了彻底将这一件让人烦心的事情了结。”
节制直截了当的说道:“而更重要的,是要号召大家同心协力,做出应对。”
在‘同心协力’几个字上,他尤其加重了读音,令不少人的神情顿时警惕起来。
而节制,仿佛没有注意到一般,继续郑重的说道:
“事到如今,一盘散沙之态已经不足以应对局势了。倘若不精诚合作的话,结果恐怕会更加难堪。
希望能源,将会第一个站出来,站在最前面。”
“自然是如此。”
“安德烈先生说的有道理!”
“俺也一样!”
参会者们纷纷拍手响应。
平心而论,只要你真的剿,大家还是相当支持剿匪的。
谁还没掉过几块肉,谁家里还没遭过调律师呢?
吃着火锅唱着歌忽然就被调律师劫了,这就他妈的离谱。
关键在于,大家都是成熟的社会人,卷了这么多年,又不是没吃过亏,有输有赢实属正常——可你也不能天天来啊!
隔三差五伤筋动骨,运气不好,像是奢靡者那样的倒霉鬼,早已经倾家荡产了。
这日子过久了,谁受得了?
在节制率先表态出血之后,大家也纷纷响应,并不吝啬提供支援。
“请安德烈先生放心。”绿地化工的董事长率先打包票:“回去之后,我们就会立刻组建部门,予以配合的,一定……”
“那就好!”节制忽然拍桌子,打断了他的话,令所有人一愣。
只有欢宴好像明白过劲儿来一样,冷笑一声,双手抱怀,不再参与探讨了。
“看起来,大家已经达成共识了。”
老人起身,环顾着四周,佝偻的身躯慢慢挺直了,苍老的面孔上洋溢着某种令人不安的神采。
“既然如此的话,在事情结束之前,各位何不留在这里呢?”节制诚恳的建议道:“有什么事情,传令各自下属,仔细配合就是了,也能少出点岔子,对不对?”
伴随着他的话语,所有人面色骤变。
会议室外传来了低沉的脚步声,接连不断。
紧接着,楼下的枪声响起,隐隐的惨叫就连会议室的隔音都没有挡住,令所有反应过来的人陷入震惊。
这老王八蛋,竟然趁着所有人来参加会议的时候,提前将整个会场都封闭起来了。
逼着所有人和自己一起放血就算了……
甚至,还想要软禁!?
眼看着下属和自己纷纷失去联系,已经有人骤然起身,怒骂出声。可很快,便和善的微笑着,举起双手,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在枪口的瞄准之下……
“何必如此呢,安德烈先生。”
未来电子的主持者擦着额头上的汗,艰难笑了笑,出来打圆场:“既然大家都已经达成共识,您也应该对大家多有一点信任才对。
哪里有带头掀桌子的道理?”
难道说,节制以为真的将这些巨阀首脑们圈禁在这里,就能够成为圣都之王么?未必也太过好笑。
这么多的公司,这么多的部门,能源、物流、生产、种植、建造……涉及到整个圣都方方面面的一切,但凡有点三长两短,所有公司都会不惜代价的进行反击和围剿。
节制这一手,实在是过于不智。
此刻,听到未来电子发声,不少人纷纷点头。
可节制却忍不住冷笑。
“共识?信任?”
他直截了当的质问:“上次暴乱结束之后,你用调律师的名义弄死维纶的事情,难道要当其他人不知道么!”
刚刚说话的男人面色骤变,想要组织措辞辩解或者反击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厚厚的文件拍在桌子上。
“不只是你,还有慕容董事——前面的爆炸案赖在调律师的头上,你一定很得意吧?”
节制调转矛头,向着会议室里的其他人,冰冷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如有实质:“刘先生,星辰医疗那件事儿你以为自己做的很干净么?丽安娜女士,前两天隆昌广场的袭击案你有没有什么头绪?”
一时间,所有人的神情一个个的冷了下去。
甩掉正人君子的人设之后,有人已经冷笑出声:“难道你做的就少了?安德烈先生,万能动力怎么破产的事情用得着别人提醒你么?”
“哈,现在就不说共识和信任了么?”节制的神情嘲弄。
“你究竟想怎么样?”欢宴皱眉,直截了当的问:“这种事情摊开说,大家都没好处。”
“就是要摊开说!”
节制冷眼看过来:“如果不摊开说,你们这帮没有脑子的废物东西,是不是还想着借着这件事情兴风作浪?”
欢宴没有再反驳,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枪在你的手里,自然怎么说都是你有道理咯。”
“放心,各位都是圣都的栋梁,万世乐土的肱骨,我不至于愚蠢到以为拿着枪能够逼你们低头,
实际上,我也不会这样。”
节制渐渐微笑,仿佛心有灵犀一般接过了话茬:“请各位放心,不会有任何协议,也不会有任何的转让。
从一开始,我所要求的只有一点,精诚合作,铲除调律师,也请各位不要再想着留下什么祸根继续搞事情了!”
他停顿了一下,再度说道:“这不只是我的要求,也是圣都,是万世乐土的要求!”
伴随着他的话语,门外有脚步声缓缓离去。
而当大门推开之后,染血的走廊里,笼罩在黄金假面之下的魁梧身影缓缓走入,坐在了节制的身后。
征伐军团·天使长!
所有人的神情不断的变化,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能够调动整个圣都最强硬的武力、直属于公义的军团来到这里。
真正的,让圣都的根基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可有了征伐天使的主宰站在这里,所有人却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最起码,征伐天使除了保卫圣都之外,不会有更多的立场,所有人的安全也都能够得到保障。
万世乐土不会容许节制肆意妄为,否则的话,一旦被判为威胁,在调律师之前,节制就会被率先挫骨扬灰。
“现在,各位可以放心了?”
节制似笑非笑的看了所有人一眼,继续保证道:“不仅是如此,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希望能源将会全面退出建筑、制造和运输行业,我是说,全面,一个部门都不会留下。到时候空出来的市场,能拿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一时间,在寂静里,所有人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
面面相觑。
甚至怀疑里面还有什么阴谋。
除了被垄断的能源供应之外,节制竟然一口气将这些年扩张的所有产业全部都一次性抛出来,舍弃。
原本已经顶层巨阀中渐渐占据最大优势的希望能源将会在一夜之间被打回五年之前,此消彼长之下,地位也将不再稳固,甚至面临坠下神坛的风险。
他说真的吗?
可这里又不是什么带着大眼睛logo的奇怪社交网站,可以随便扯淡造谣。
既然他在这种地方,自己这么说,这么保证了,那就是由征伐军团背书的重大承诺,绝对没有后悔和背信的余地。
况且,就算他什么都不说,难道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之后,大家会让他好过么?
不管如何,形势比人强。
在打完巴掌之后的一颗甜枣搪塞之下,众人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也没有人蠢到这个时候站出来拿自己的脑袋一试权威。
“只希望你能信守承诺吧。”
欢宴深深的看了一眼节制,不再说话。
而就在这两人暗怀默契的一唱一和中,盟约终于在表决中奠定。
现在,封锁再度撤除,通讯恢复。
当节制当仁不让的坐上首位之后,所有人都低下了头。此刻,不如今圣都最强的力量,已经被那个人握在了手中。
就这样,在再无阻碍的协作中,计划层层下达,在黑暗中覆盖全域。
希望能源、圣都娱乐、未来电子、绿地化工、北方建造、羽翼钢铁……就在寂静的夜色中,一个个庞然大物无声的苏醒,遵照着同一个目的,推动着整个城市,开始运行。
这一刻,某种或许可以称之为免疫系统的东西终于在圣都之内运转起来。
在名为【调律师】的毒害威胁之下……
万世乐土正式运行时间——【00:09】
.
翌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有光从远方升起。
“是个好天气啊。”
槐诗从椅子上睁开眼睛,轻声呢喃:“你好啊,圣都。”
圣都无声,只是冷漠俯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