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劍仙在此 ptt-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所圖甚大閲讀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不管如今的帝都如何堕落,风气如何败坏,不管权贵们私底下如何目无法纪巧取豪夺,但是在明面上,帝皇立下的律法,依旧是不可违背的。
如果有人胆敢在街道上大喊一声‘帝皇昏庸’,那绝对是要被制裁的。
忠诚于帝皇。
是政治正确。
所以,【血帝】农斯在看到千寿居外面播放的各种告示和悬榜,第一时间转身就走。
他不是不想报仇。
而是在那种局面下,不能动手。
农龟忝已经被彻彻底底的钉死在罪人榜上,根本无法翻身,如果农斯出手,那就是与政治正确对抗。
高潮落幕。
千寿居发生的一切,疯狂地传播了出去,以太金区为中心,仿佛是海啸一般,朝着真个帝都辐射。
“什么?”
花舞剑惊呆了。
自己这个兄弟,这么狠吗?
竟然直接把农龟忝给宰掉了?
这可是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啊。
他本来颇为头疼,还想着如何长远竞争,还想着拉拢其他家族,没想到,被李少非直接给物理毁灭了。
花舞剑大喜。
但同时,心中亦有一丝隐忧。
这次事情闹得太大了。
农家绝对会疯狂报复,甚至会打破之前大家彼此遵守的底线……接下来,自己的压力会很大。
“家主,李长老做事太激进了,容易坏事。”三长老花阳皱眉道。
五长老花正盛也道:“暴力解决问题一时爽,但带来的后果,还是得我们花家承担,不守规矩的人,不好控制啊。”
李少非在之前的夺权之战中,表现的非常耀眼,可以说是花舞剑登上家主之位的大功臣,风头隐隐盖住了两大长老,何况还是一个外姓,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因此两大长老对于李少非,可以说是极为忌惮。
“我这兄弟,还是太莽了啊。”
花舞剑感慨。
花阳又道:“此事中,还有一蹊跷之处,李少非的实力,远超之前我们的认知,惊人可以一人一剑,击杀农龟忝、刀枪剑箭,这必须得是帝境高阶,才能做到……家主,他隐藏了很多啊。”
花舞剑点点头。
这一点,的确是他看不清的地方。
要知道,最开始接触李少非的时候,此人的战力,勉强臻致星君而已,还是星君之中的不入流层次。
如今,竟然可以一人一剑,斩杀如许多的强者。
是实力突飞猛进?
还是有所隐瞒?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他为什么要隐瞒?
自己是不是上当了?
晴男君和雨女醬
花舞剑心中也敲起了鼓。
“李兄弟是咱们花家的人,做的事情,都是为了花家,两位长老,这种话不可再说,如今正值我花家的多事之秋,需得团结。”
花舞剑按下心中的疑虑。
不管怎么说,朱宁我和农龟忝先后被杀,自己受益很大,接下来需得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利益的运作之中。
正想着,有侍卫进来汇报。
“家主,农家家主【血帝】农斯大人到了。”
“恩?他来做什么?”
花舞剑一怔,略作犹豫,道:“两位长老,随我去见过农斯前辈。”
不管两大家族竞争如何激烈,暗地里如何腥风血雨,但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一做。
俄顷。
【血帝】农斯被迎入大厅。
“本座此来,只为一件事情。”
农斯毕竟是老牌星帝,是荒古族的百帝之一,成名已久的人物,气势慑人,目光一扫,威严霸气显露无疑。
花舞剑稳住心神,道:“对于龟忝兄的事情,小侄也很遗憾……”
“不用说这些。”
我推的V是我的學生而我是親媽
【血帝】农斯淡淡地道:“犬子之死,乃是他咎由自取,技不如人,死了也是活该,但我这个做父亲的,丧子之仇不能不报,花贤侄,我现在只想要李少非的人头,来祭奠龟忝的亡魂,你开个条件来吧。”
花舞剑淡淡一笑,道:“世叔误会了,李少非乃是我的结拜兄弟,是小侄最信任最亲近的人,也是我花家的长老肱骨,我怎么会……”
【血帝】农斯淡淡地道:“朱宁我的局长之位归你,三个月之后的毒剂道始祖讲经大会上的听讲名额,我可以多让给你们花家十个,如果这些还不够,我可以给你一枚【帝气丹】,如何?”
帝气丹,绝品丹丸。
只要是星君级修为,不管高低,服之便可成帝。
这是有价无市的至宝。
花舞剑的呼吸,猛然为之一窒。
这条件,可太惊人了。
一边的两大长老,也都有些呼吸紧促。
“农家主,你们手中,如何会有帝气丹?”
花正盛怀疑地问道。
这种宝贝,就算是在农、花和独孤这样的大家族中,亦是罕见的至宝。
【血帝】农斯淡淡地道:“此丹本是为了犬子准备,既然他死了,也就无用了……只要能杀李少非,就算是给你们花家又如何?”
花舞剑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看起来,【血帝】农斯是气疯了,为了给儿子报仇,已经不择手段倾尽所有了。
李少非可真的是把农家给得罪惨了。
……
……
太金区特法局。
库房中,已经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财物。
宝气冲天。
这些都是从千寿居中搜查而来的宝物。
搬运宝物的特法局甲士们,眼睛都看花了,一个个都流口水。
所有的财宝堆积如小山一般。
参加了行动的特法局甲士,有十一位战死,重伤十二人,剩下的七十七人完好无损。
此时,齐聚库房。
四大马仔带着各自的心腹。
林北辰身后站着公孙龙泉。
目光从财宝小山上收回,林北辰淡淡地道:“我李少非做事,绝对不亏待自己的兄弟,今日死战罹难的兄弟,其家人每户可得五千洪荒金的抚恤金,且从此时候每月都可领得当值时三分之一的薪俸,另外,若有子嗣,可从其子女中选拔一人,进入特法局,承袭父职。”
这话一出,特法局甲士们无不动容。
还有这样的好事?
他们前一刻还在为那些战死的兄弟们感到悲伤,原本都是家里的顶梁柱,一旦战死,全家人都陷入绝境。
但没想到,李局长竟然想到了这一层。
五千洪荒金啊。
这可是一笔巨款。
相当于他们五十年的几本薪俸。
另外的子女承袭父职……这更是比抚恤金更加诱人,毕竟特法局的编制职位,可太抢手了,是所有‘公务员’序列中最吃香的一个。
这等于一下子就彻底解决了战死袍泽们家人的所有困难。
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事情?
一时之间,一些人竟是有点儿羡慕那些战死的兄弟了。
林北辰又道:“但凡重伤的兄弟,按照牺牲者抚恤金的二分之一,领取疗伤费,可休假一月,回去好好养伤,本局长等着你们回来。”
场中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
原本有些沉默的气氛,瞬间变得兴奋激动了起来。
林北辰又指着宛如小山一样的财宝,道:“一个人两只手,能拿多少拿多少,不许用储物器具,拿到了就是你们的。”
甲士们怔在原地。
很多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林北辰喝道:“愣着干什么?不想要吗?那本局可就要收回成命了。”
甲士们面面相觑。
“大人,您……说的是真的?”
张威试探着问道。
“我就喜欢你们这种没出息的样子。”林北辰直接一脚将张威踢飞到了宝物小山上,道:“老子说话算数,快拿,拿到什么算什么,这是对你们的奖励。”
一瞬间,甲士们沸腾了。
“多谢局长。”
“局长万岁。”
七十多人疯狂地朝着财宝小山冲了过去。
林北辰脸上露出笑容。
“你不去抢一些吗?”
他看向身后的公孙龙泉。
后者摇摇头,道:“钱财于奴家是身外之物,奴家惟愿为大人您效死力。”
“奴家这两个字,我不喜欢。”
娛樂圈的科學家 自在覈桃
林北辰道。
公孙龙泉道:“我知道了。”
她的心中,其实也非常震惊,对于林北辰的评价,更上一层楼,同时也更加看不清这个男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但她知道,经此一事,以后李少非在特法局中的威望,将飙至高点,远超之前的历任太金区局长。
那些疯狂争抢财宝的甲士,此后一定会加倍为李少非效力。
只是,他真的可以顶住来自于农家和特法局高层的压力吗?
须臾。
甲士们各自双手抓满了宝物,一个个心满意足地离去。
库房里的财宝,还堆积如山。
“接下来,就看公孙宗主你了。”林北辰道:“这些财富,分为三份,你拿其中一份,去帮本局疏通关系,只要是能够为我说一句话的人,帮上忙的人,就送上宝物,至于怎么分,你自己掂量。”
公孙龙泉有点明白林北辰的意思了。
她又问道:“那些不愿意帮局长的人呢?农家的势力也不小,他们同样会疯狂运作。”
“只要他们愿意闭嘴,这些财物,也可以给他们。”林北辰道:“不要心疼钱,给我疯狂撒币。”
公孙龙泉好奇地道:“那剩下的另外两部分财宝呢?”
林北辰道:“一份送到花家,一份送到大议长陈匪的家里。”
公孙龙泉略微思忖,道:“我明白了。”
如此动人心的财物,李少非竟是一点不留。
所图甚大啊。
——
薩特
第一更,还有更。
【乱世狂刀】公众号,你们关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