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蓋世-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被迫參戰(新年好)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深黯星域,一轮深红圆月碎裂在偏僻的星河角落,显得颇为的凄凉。1
代表着至高妖凤的那座深紫色宫殿,坐落在残垣断壁的暗红月石上方,一道高耸巨大的妖影,匍匐在宫殿顶端,似在凝望着一颗死寂星辰。
这道庞大妖影不住地变幻,形态始终未固定,源自浩漭的那些古老妖族,种种神奇的血脉法则,一一从那道变幻的妖影呈现。
极远处,有天外的凶厉异兽,用一种敬畏和狂热信仰的目光,不时看一眼那道变幻着的妖影。
如看着它们梦境中才会出现的兽族神祗。
地底深处,存在着和泰亚主星连接通道的死寂星辰半空,已成大魔神的安梓晴阳神之躯,被道道冰棱反复地穿透。
刚晋升不久的安梓晴,重伤之下的这具阳神,已没还手的力量。
每当一道冰棱透体而出,她便哀嚎惨叫一声。
然而,因她人在深黯星域,因阳脉能够为她赋予血能,即使是在这种几乎无意识的状态下,她每每遭受冰棱的袭击后,她那被洞穿形成的血肉窟窿,也会由于外界血能的注入,在较短的时间愈合。
“本就不是要杀死你。”
仿造星烬海域的奇石中,一座寒冰山巅上,蔺竹筠面无表情地,朝着临近的冰川招手。
又是一道道锋锐的冰棱飞出,百丈长,宛如笔直的冰枪。
噗!
凌空被钉住的安梓晴,腰腹被刺出更大的血窟窿,却没有一滴鲜血流出。
她这具达到大魔神层次的阳神,已被蔺竹筠参悟的极寒力量笼罩,每一滴鲜血都被冻结。
戀途未蔔
只有阳脉从外界注入的血能,能无视蔺竹筠的极寒法则,还能帮忙修复安梓晴的伤口。
“胆小鬼。”
我的重返人生 小说
有至高妖凤撑腰的蔺竹筠,冷眼看向此方星河深处,那一团殷红的血色星辰。
她知道以大魔神格雷克,里德为首的此间外域强者,缓缓地朝着源血大陆撤退收缩,也意识到阳脉想要将最后的战场,放在它最熟悉的世界。
《怪物獵人:世界》公式資料設定集
因此,阳脉和格雷克、里德般的至强者,绝不敢冒然而出。
敢出来,下场就会和安梓晴一样。
碎裂的深红圆月,是阳脉源头试探性地,和妖凤在外界的一次碰撞。
阳脉完败。
被阳脉注入了血能,甚至动用了它苦心经营的深黯星域,一些隐秘星辰的力量和各族血力,还是在那座深紫色宫殿坐落后,在紫色凤凰妖影闪现时,被紫色羽翼切割的圆月绽裂。
月碎的那一刻,阳脉所有力量尽数收拢回归,导致万千地穴族和火蜥族、影族族人暴毙。
生活在深黯星域,以血魔族附庸自居的二等族群,最先被阳脉给抛弃了。
他们成了阳脉的挡箭牌,帮助阳脉挡了一波至高妖凤的攻势,丢下万千具尸体以后,阳脉成功将它的血能转移到本体。
现在,阳脉缩在源血大陆再也不敢冒头,妖军和兽群则浩浩荡荡地涌去。
渐渐形成了合围阵型。
“若有本源,你可有信心冲击至高神座?”
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从碎裂月石上的那座紫色宫殿传出。
蔺竹筠身形轻颤,激动地看向那座代表至高妖凤的宫殿,嗫嗫嚅嚅地说:“必须要星霜之剑陨落,她腾出那条极寒神路后,我才有成功的可能。她若不死,只要占着那条神路,我有本源也铸造不出神座。”
“她在灰域,而且有心来深黯星域。只要她敢来,敢在这一方星河现身,我便格杀她,为你凑齐成神所缺的关键因素。”不断变幻的妖影,定格为一只姿态优美的紫色凤凰,她严峻肃杀的眸子,如紫色宝石般剔透,仿佛照耀着蔺竹筠的内心。
蔺竹筠不敢直视,立即乖乖低着头。
“我只问一句,你可有信心?”妖凤再道。
“有!”
蔺竹筠有种天上掉馅饼的喜悦感,忙不迭地重重点头,并朝着那座宫殿跪拜,以额头触地,道:“感谢您的厚爱。”
“我欣赏聪明,且乖乖听话的人。”妖凤语气冷漠。
“我会的。”
被一道妖能封禁着魂魄,又被蔺竹筠操控着冰棱,不断被穿透体魄的安梓晴,此刻竟有一霎意识清醒。
她听见了蔺竹筠和妖凤的对话,还感受到阳脉的焦虑和急切,可她……无可奈何。
她这具达到大魔神等级的阳神,都不能确信她的本体真身,此刻有没有穿过那条域界通道抵达灰域。
也不知道,有没有能见到虞渊。
“希望,希望是见到了。”
她满心凄然地祈祷,她有种即将要被阳脉遗弃,大限将至的惊惧感。
突然,她这具阳神躯体的鲜血,明显开始反常地流动。
远方宫殿上,那道巨大的凤凰妖影,看向蔺竹筠的目光,悄然移动了安梓晴身上,宝石般的眼眸深处,露出了一点异样之色。
另一端,灰域。
由钟赤尘率领,深渊巨蜥,溟沌鲲和龙颉向开天耀星而去,想在湮灭星域观摩摄魂和林道可的战斗。
此战意义非凡,达到一定层次者,都想近距离去见证。
吞下了一枚枚丹丸,裨益气血充盈精神的安梓晴,那具渐渐饱满起来的身子,突然挺的笔直。
虞渊蓦地生出感应,眯眼一瞧,就见她的气血小天地中,又有新的血池凝炼。
新的血池,不再是紫水晶般的色泽,而是深红色。
如那一轮高悬深黯星域不断移动的圆月。
“我,我的……我阳神中的力量在归来!”
安梓晴不自禁地站起,她环顾四周地搜寻着,想要找到目标,“就在灰域中,从某个奇特的地方而来!”
静坐的纪凝霜惊奇地看着她,暴熊,还有三头没离开的异兽,疑惑地东张西望。
虞渊沉喝一声,道:“好一个格雷克!好一个阳脉!”
身为此方世界掌控者的他,在异动发生的霎那,就准确地锁定了目标。
那是灰域中一块暗红如血的浮石。
大魔神格雷克曾经端坐在那块浮石上,以他的鲜血绘刻出种种图案,飞禽走兽,古木、山石,溪河的流淌轨迹,颗颗星辰的分布图。
那些不算精美的古怪图案,仿佛是格雷克对血脉的一种描述,原本没特别深奥的东西,也未引起虞渊过多的注意。
此刻,这块格雷克曾经停留过,又舍弃以后飘然离去的浮石,他曾经刻印的那些简陋图案,被一股血能充满后猛然一变。
变得,如一轮刻印在浮石上的深红圆月。
原先的图案尽数被抹去,只剩下那一轮深红圆月,如要从暗红如血的浮石内透出,如要在灰域凝现出来。
咻!咻咻!
深红圆月受限于灰域的底层法则,难以真正地浮现,可有一团团的血色光影,却从浮石内的那一轮深红圆月中接连飞出。
倏一飞出,便又瞬间隐没消失。
相应地,在安梓晴的气血小天地,有对应的血色光影,眨眼间凝为实质,化作一块血色晶块。
那些神奇出现的血色晶块,就是安梓晴阳神的碎块,竟从深黯星域被送达过来。
“虞,虞渊!”
安梓晴仿佛看到了新生的希望,她两手在胸前无意识地比划着,说道:“它,它将我的大魔神之身,分裂以后以我理解不了的方式,从它掌控的深黯星域送来了!我觉得,我觉得我能化零为整,能在此重组阳神!”
“还能这样?”纪凝霜也惊讶了。
“也出乎我的意料。”
虞渊别头去看,已能瞧见那块移动着,被深红色血光笼罩的浮石。
浮石中,不断飞出血色光影。
影像图画般的那一轮深红圆月,就在暗红如血的浮石内,仿佛在冲着虞渊诡笑,让虞渊觉得它很得意。
得意它的杰作!
这块浮石,还有浮石内的那一轮深红圆月,虞渊如果想的话挥剑即破。
可一旦浮石破裂,安梓晴远在深黯星域的阳神之躯,分裂以后的血能转移,也就将立即中断。
要想让安梓晴不失去那具阳神,他就要保护这块浮石,保护那一轮深红圆月!
阳脉利用了他和安梓晴的交情,利用了他对血神教和安文的愧疚,以这种方式逼的他参与进来。
阳脉不在乎安梓晴的生死,只是将其当做棋子,当做它战斗的筹码。
“我……”
網遊之海島戰爭
安梓晴眼巴巴地看着他,嘴唇蠕动着,明眸中透着惊喜和期待。
“我尽力帮你。”
虞渊将她拽上斩龙台,瞬间出现于那块暗红如血的浮石,看着她落向浮石中的那一轮深红圆月。
旋即,虞渊就看到在那一轮深红圆月内,渐有深紫色的墨汁侵染而来。
妖凤出手了。
至高妖凤察觉出了阳脉的算计,看出阳脉想分裂安梓晴,将其送到另一方和阳脉有呼应的秘地。
她插手干预,不仅要阻止安梓晴碎片化逃脱,还要再次痛击暗施诡计的阳脉。
嗤嗤!
一束束源自于虞渊的血芒,还有他以擎天之剑递出的绯红剑光,射向那块浮石内的深红圆月,和远在深黯星域的至高妖凤接触。
相当于,他被迫和阳脉联手,共抗妖殿的那位至尊。
这非他本意,完全是阳脉源头阴损算计导致的结果,是用安梓晴的阳神胁迫他。
“我终于明白,为何深渊巨蜥,溟沌鲲,钟赤尘,龙颉,一个个都不喜欢你了。你这样的家伙,确实是卑劣无耻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