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踏星笔趣-第三千三百四十三章 不殺生鑒賞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陆隐皱眉,去灵化宇宙,他暂时不考虑,先不说能不能去的了,就算能去,无法伪装隐藏的情况下,太不安全了。
当初得知永恒族存在骨舟,他敢去厄域也是因为可以伪装,避过七神天层次探查,而今连伪装都做不到,去了就是无止境的厮杀,他不敢保证能活着回来。
他不是一个找死的人。
昔祖所说的没有办法,是在她的角度,以及她的立场,她希望陆隐去灵化宇宙大肆制造破坏,这不仅对天元宇宙有利,也对意识宇宙有利,会让灵化宇宙从双方宇宙同时撤离。
问昔祖方案,更多的是陆隐想了解灵化宇宙,而不是真在征求她的方案。
开荒 小说
总有一天,他们天元宇宙与灵化宇宙要分出胜负,下一个敌人是谁?王文说的很对,或许就是意识宇宙,这也是昔祖考虑到的,他们本就是潜在的敌人。
“你来我们这方宇宙那么久,意识宇宙存不存在,你怎么确定?或许你们意识宇宙早就败了。”陆隐忽然道。
昔祖道:“我从未考虑过胜败的问题,如果跟久远之前一样,被灵化宇宙压制,从未改变,我就想办法借助你们对付灵化宇宙,如果真败了,那就报仇,我孤身一人,没办法打探到意识宇宙情况,只能力所能及的做些什么。”
“我们宇宙真没有你们意识宇宙的生物了?除了黑白无神。”陆隐问。
昔祖道:“绝对没有,我很确定,如果有,那也是一直在隐藏,从未插手过人类与永恒族的战斗,从未出现过,这个我保证不了。”
陆隐挥手,让昔祖退下。
不久后,他来到了宇宙海,第五塔下,抬手,书写。
“农易,战死于天元宇宙边境战场,今日刻下其名,后辈永不敢忘。”
“弃路人…”
“虚五味…”
“单正…”
“王剑…”
“冷青,战死于天元宇宙边境战场,今日刻下其名,后辈永不敢忘。”
书写完冷青的名字,陆隐目光复杂。
冷青,这个曾经的十二天门门主,自苏醒后,因为自己执掌始祖之剑,对自己忠心耿耿,从未有二心,无论去哪,剑之所向,何惧赴死。
陆隐不会忘记冷青一次次替自己冲锋,拦住自己,只身进入未知的星空,为了天上宗增强实力,是十二天门门主中第一个尝试突破的,而且还是观自己突破有悟。
冷青对自己,对天上宗,感情很深。
陆隐对他,何尝不是有感情,战友,朋友,而今,这个老友死了。
呆呆站在第五塔下,陆隐闭起双眼,深深吐出口气,抬手,继续书写:“禅老,战死于,天元宇宙边境,今日刻下其名,后辈永不敢忘。”
握紧双拳,禅老,也死了,这个曾经无比信任他,为他铺路,为他阻挡强敌的老人,死了。
这个为他甘愿冒死渡劫,成就的祖世界只为帮他,一心一意帮他照顾天上宗的老人,死了。
这个无私的老人,为第五大陆奉献一辈子的老人,死了。
陆隐缓缓坐下,就坐在第五塔下,抬头望着,看着那一个个名字,他们不是冰冷的名字,而是为天元宇宙战死的英杰,曾经的笑容还在,在那片战场,他们死战不退。
没有他们,灵化宇宙如何会看得起天元宇宙?
意志,精神的力量,可以超越一切。
“重新选择。”陆隐喃喃自语,望着第五塔:“真的可以,重新选择吗?”
如果可以,他也想重新选择,但重新选择的结果是什么?如果是重新经历一次痛苦,那么重新选择又有什么意义?
陆隐也希望可以重新再来,为此,他特意留着蜃域的一次机会,就怕那重新再来的时机不包括蜃域。
但即便重新再来,那也要在看到胜利可能的情况下。
这个时间会有多久?他不知道。
重新再来真的有可能实现?他也不知道。
那只是一种可能,他不会将所有希望寄托在这个可能上,死去的人不后悔,活着的人死战不退,这场战争,没有输赢,只有生死。
陆隐起身,缓缓行礼,低着头,目光坚定:“总有一天,晚辈会来找你们,恭送诸位前辈,走好。”
天元宇宙边境,石门外,战舟上。
圆脸老者愤怒的站在门外:“暴岐,你到底怎么回事?这可是入侵天元宇宙的大战,事关我等突破永生境,你竟在关键时刻收手,哼,再有战争一定要出手,否则莫怪老夫今后在御桑天大人面前说你一道。”
不远处站着黑袍人影,正是梦桑。
瑶宫主等一批灵化宇宙高手也好奇看向暴岐这边,暴岐正式踏足苦厄,众人都想知道他的苦厄是什么,为什么刚刚关键的大战居然收手,任由敌人抢走噬天罗伞。
那可是序列之基,灵化宇宙的至宝。
门打开,圆脸老者进入,迎面,是暴岐出神望着鼎钟。
看到鼎钟,圆脸老者眼中都闪过狂热,灵化宇宙无人不喜欢序列之基,可惜,这件序列之基不适合他。
印之界不属于圆脸老者,只是此战借给他用。
就像江山社稷图也不属于原起,仅仅是借用。
唯独鼎钟,独属于暴岐,也只有暴岐才能发挥鼎钟真正的威力。
“暴岐,你的苦厄到底是什么?”圆脸老者喝问,盯着暴岐。
暴岐收回目光,看向圆脸老者,一改之前的狂傲暴躁,反而有种温文尔雅的意思。
神级升级系统 小说
红色短发,粗狂的身体,怎么看都像是个战斗狂,此刻却瞬间改变了气质,看的圆脸老者一阵惊愕,心不断下沉。
“总会长,你可知我修炼一路走来,造了多少杀孽?”
“听说过,这就是你的苦厄?老夫本以为与鼎钟有关。”
“呵,本来我也以为跟鼎钟有关,为了继续使用鼎钟,我才不踏足苦厄,没想到居然跟杀戮有关,我后悔了,当初灵蜕就不应该选择成人,而是成为兽,那样,再多的杀戮都没有心理负担。”
“你有心理负担?”
“我以为没有,但一直积压着。”
“那你的苦厄是?”
暴岐看向圆脸老者:“不杀生。”
圆脸老者怪异,上下打量暴岐:“你?不杀生?”
暴岐自嘲:“是啊,很诡异吧,但这就是我的苦厄,改变不了,也退不回去,每一个渡苦厄的人都是疯子,你去问问外面那些人,我暴岐从现在开始不杀生,他们第一反应就是我疯了。”
“苦厄是人内心最深处的体现,我没想到竟然会这样。”
圆脸老者无奈:“老夫也没想到,不过你就这样告诉老夫?”
苦厄是每个人的秘密,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对外说的。
暴岐无所谓:“你觉得这样一个苦厄,有什么不能告人的。”
圆脸老者皱眉:“你的苦厄对我灵化宇宙而言是好事,但这里是天元宇宙,是最惨烈的战场,你的苦厄绝对不能传出去。”
“我知道,所以我也没打算出去。”暴岐道。
圆脸老者郁闷,直接失去了一个高手:“不杀生,你就守着战舟吧,对外就说你在闭关,参悟苦厄,很有可能是我们所有人中第一个渡过苦厄的。”
暴岐没有拒绝,依然出神的看着鼎钟,今后,它发挥的余地不多了。
而圆脸老者此刻非常后悔,后悔没能及时阻止天元宇宙那个人对暴岐出手,谁能想到那么弱的一个人,竟然将暴岐硬生生带入苦厄的层次,红尘之路,天元宇宙尽是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灵化宇宙打定主意等援军,不再对天元宇宙主动出手。
这个结果对天元宇宙来说并不好,因为这说明灵化宇宙的援军早已在来的路上,不管从灵化宇宙到天元宇宙耗时多久,下一波援军必然相隔不远。
要么,灵化宇宙掌握了快速到达天元宇宙的办法,要么就是下一波援军在总会长这波人出发后没多久就出发。
天元宇宙宁愿是后一种。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灵化宇宙通过天赐以及永恒族曾给予的情报,很了解天元宇宙,天元宇宙对灵化宇宙的了解只停留在大概,关于灵化宇宙究竟有多少强者,多少援军,彼此什么关系等等,一概不知。
天上宗后山,陆隐见到了王文。
“不用太伤感,我等随时可能步他们后尘,棋子道主,或许有一天,也麻烦你为我在第五塔写下名字,不过就不是前辈了,呵呵。”王文笑道。
中华医仙 小说
陆隐失笑:“天上宗的军师。”
王文摇头:“军师这两个字太土,我觉得智囊更好听。”
陆隐无语,智囊更土吧。
“棋子道主,接下来就有意思了,我们正进行一场新的战场,不同于以往任何一场战争,这场战争的胜负关键未必在于绝对实力,也在于修炼文化属性,这是一场文明的战争。”王文开口,说了一段似是而非的话。
别人或许听不懂,但陆隐却听懂了。
他与圆脸老者的对话不断回想,灵化宇宙对天元宇宙是拥有战力上的优势,但他们同样有劣势,暴岐这个桑天被疯院长打中一掌就是证明,这等于说是蝼蚁绊倒了大象,原因就是,大象根本不知道蝼蚁用的什么办法。
————-
2022年到了,希望新的一年,兄弟们都能赚大钱,土味祝福最真诚!!
身体健康,恭喜发财!!
下午两点加更,谢谢兄弟们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