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紅樓春》-番九五:終章(新年快樂)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万国公约》?”
贾蔷愕然的看着于万洲,道:“听这名号,爱卿,你准备了不少时日了罢?”
许是因为最后一朝,于万洲倒也洒脱,笑道:“皇上,近三年来,臣有三成的功夫,在这纸《万国公约》上。毕竟,臣得幸,能在乞骸骨前,亲眼目睹大燕皇子开万疆为国!但天道从来福祸相倚,若不早早定下社稷之计,将来难免骨如相残。”
六皇子李钊听不下去了,皱眉道:“于大人,孤王越听越听不下去了。父皇对你何等倚重,你又是何等居心,怎敢离间天家骨肉?”
“老六!”
于万洲面色淡淡,仍带微笑,贾蔷却皱眉喝了声,道:“哪那么些废话?”
见李钊面色一僵,隐隐泛白,贾蔷又笑骂道:“论治政之能,天家又怎么能和于爱卿还有你外公这些当世奇才相比?天家要做的事,就是用好这些人,尊重他们,但又不被他们所左右,即为明君。不要瞎吵吵,暴戾之心,驾驭不好一个王朝。于爱卿所言显然不是说你们弟兄,而是三五代,乃至三五十代之后,子孙后代间,哪里还有甚么亲情在?”
李钊闻言不敢多言,他身旁的李锋苦笑道:“父皇,就是传一百代下去,也都是一个祖宗!且各家封国将来七成往上都是汉家子弟,同文同种的,得多缺心眼儿才会相互厮杀?况且天下这样大,还不知几百辈子才能开垦完。”
李鋈都附和道:“汉洲之广阔肥沃,便是将整个大燕八亿丁口都丢过去也填不满。父皇,于大人这说法,没甚由头。”
李锴亦点头道:“秦洲同样肥沃富饶,不比本土差多少。最重要的是,以本土之强大,至少三百年内,诸封国不可能赶的上,尤其铁路大兴之后,举世无敌!”
于万洲呵呵笑道:“那么,就当这纸《万国公约》,是为三百年后准备的便是。老夫想来,与其将难事留于后世,不若今日一并解决了。其实,也不过点点头之事。”
李铮拦下其他皇子,拱手道:“于相,所谓契书,说破了天,也就三五条要紧处就了不得了。商契在于收成分割,国契在于疆界划定。您这《万国公约》有几条要紧的,且先说来听听。果真在理,孤等也绝不会拂了于相的明智远见。”
于万洲深深看了李铮一眼,其实在贾蔷近百皇子中,不乏智者、贤者、勇者,但真正能入于万洲眼的,或者说,最能入他眼的,就是这位皇长子,李铮!
论心性,论才智,论武略,都是年轻一辈中最拔尖儿的,尤其是这份心性,实在难得。
极品修真邪少
可惜,非嫡出……
顿了顿,将繁杂心思略去,于万洲道:“殿下所言极是,笼统起来,的确就几条,且容老臣略略道来。”
李铮笑道:“虽然孤等惦记着和父皇、母后团圆,却也不赶这一时,于相大可慢慢道来。”
于万洲微微一笑后,直言道:“这《万国公约》,其一,便是万国共教化!只一大燕本土,山东与河南不同音,两广与两湖不同音,各族之间,又不同文,更何况相隔十万里之遥的万国之间?若放任不理,则用不了百年,虽同为汉家子孙,相见难相言。故而,万国当同文、同史、同礼、同言、同祖!”
贾蔷坐于高台上,心中不由为此老臣之言激赏。
此“五同”若能贯彻下去,则万国实为一国!
李铮自无不可,道:“原也未曾想过,开国后便成了异族。”
于万洲见无人反对,心中巨石落下大半,微笑道:“其二,万国之间,实为兄弟之邦。可分强弱,但不该分高低。强者不可倚强而凌弱,不可垂涎他国之利。违者,天下共讨之!”
“理应如此。”
李铮颔首道,余者亦纷纷点头。
都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天真之人,他们不可能认识不到,别说百十代,就是三五代后,兄弟之邦的情分还有几分?
未免日后不肖子孙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糊涂事,早早立下法约也是好事。
就是不知道,有用没用……
于万洲最后笑道:“如今诸位殿下与大燕,实则已是国与国的干系,所以没有自主勤王一说。但是,若有国主遭难,可传书兄弟之邦,借精兵强将前来平叛。”
李铮忽然笑了起来,道:“于相,你虽说了三条,实则只为了第一条罢?只要万国共教化,则必将永宗大燕。不枉父皇如此厚爱于你老,单此一条,先生便当得无双国士之称。可敬,可佩!”
英雄休業中
于万洲哈哈笑道:“殿下言重了,不过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罢。皇上待臣之厚恩,千古未曾见矣。老臣所为能为者,尚不能报君恩之万一。不过,第二条第三条,也是为了诸皇子封国所谋。果真能将《万国公约》贯彻下去,李燕皇族血脉,必将万代不衰!”
此言落罢,贾蔷与李銮并李铮等皇子道:“代朕谢贤臣。”
李銮等闻言,齐齐与于万洲躬身一礼道:“谢贤相之谋!”
于万洲忙避开此礼,却被诸皇子们笑着围起,从四面八方拜下。
不仅如此,连满朝文武都笑吟吟的跟上,齐齐躬身礼下,山呼道:“谢贤相社稷之谋!”
何谓礼绝百僚之贵?
莫过如此罢!
千古以来,或有权势超过于万洲者,但论人臣之尊荣,可谓当之无愧的第一!
贾蔷自龙椅上起身,目光在李铮等皇子面上扫过,淡淡笑道:“没甚异议了?”
李铮等笑道:“并无异议。”
老实说,这个所谓的《万国公约》,虽然目前只知道三条,但已经比他们料想的要好的太多……
诸国要发展开拓,绝离不开本土的支持,尤其是人口。
又有贾蔷在,这个时候,其实不管于万洲开出甚么样苛刻的条件,李铮等都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
但是于万洲提出的三条,其实所重的只一条,对诸封国而言,至少目前而言,几无足轻重。
所以,对李铮等皇子来说,这一次归来所背的包袱,已经去了大半……
“好,既然连此事都了了,那就如此罢。”
贾蔷笑着说完,声量忽地提高,朗声道:“诸卿,朕本布衣,逢党争乱国之时,得先生所重,以未及弱冠之身,甘为暴虐之刀,以平乱世。诛不臣,伐可汗,济灾祸,开海疆。时为暴虐所迫,退无可退,才坐上了今日之大位。天下与我何加焉?是宮室之美,妻妾之奉耶?
在位三十四载,俯仰无愧天地,褒贬且随春秋!
诸卿,君臣之义到此为止。今后无论庙堂之高,江湖之远,不必再见。”
“皇上!”
“皇上!!”
“皇上啊!!!”
百官闻言无不大惊,纷纷失声痛呼,更有甚者,以头抢地几不欲生。
或有造作者,但绝大多数,其悲其痛,皆出自肺腑之深。
“李銮!”
“儿臣在!”
“今日起,你要扛起大燕的江山社稷!”
“父皇,不是七日后才……”
李銮听明白贾蔷之意后,大为惊动,慌忙说道。
贾蔷哈哈笑道:“果真等到那会儿,还不知要出多大的动静。大可不必如此,当年朕登基时,就悄摸进行的。人头都没落几颗,就改朝换代了。如今退位,又何必闹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动静?好了,你是新君,朝廷的事,就交给你了。铮儿……”
“儿臣在!”
李铮躬身应道。
贾蔷道:“你们这些年长的皇子,去西山行宫,带上年幼的皇子和诸皇孙,直接前往西城车站,朕的专列还停在那。你们先行一步,朕和你们母后、母妃,随后就到,今晚就出发。逛遍大燕北山南水后,就开始西巡了!”
“遵旨!!”
诸皇子们神情振奋,一个个咧嘴大笑着应下后,先一步离去。
“父皇!”
“皇上!!”
李銮和文武百官们仍为贾蔷的决定而震惊慌乱,一时间纷纷想要挽留。
岂能如此儿戏?
可是,贾蔷又怎会再羁绊下去?
“诸卿,朕今年已经五十有五了,是将要花甲的老人。大半辈子,都为了社稷黎庶谋福祉。朕不兴土木宫殿,未曾选秀天下,虽好珍馐美味,却也未曾花过国孥分毫。朕为了这江山,耗尽心思。余生已不多,朕也不愿学秦皇汉武,去炼劳什子金丹,学乱七八糟的佛道。诸卿,且随朕去罢。”
贾蔷温和的与一片兵荒马乱的文武百官们说道。
于万洲忽道:“皇上,不知林相和韩相二人,何去何从?”
贾蔷呵呵一笑道:“不愧是朕的于爱卿,先生和韩卿二人,要和朕一道去逛逛。哪处没了哪处烧了,骨灰洒遍大燕的山山水水,与朕的打算一般。”
于万洲躬身道:“臣厚颜乞求,与皇上同行。”
贾蔷想了想,道:“也罢,那就一并走罢!留下来,他们未必能伸展得开手脚。”
于万洲直起身来笑道:“皇上圣明!现在就走?”
“现在就走!”
……
含元殿。
贾蔷到来时,箱笼正如流水一般往外搬去。
凤姐儿、探春等指挥着一应宫人们忙碌着。
黛玉、子瑜、宝钗、宝琴等,则站于白玉月台上,目光留恋的看着这一切……
见到贾蔷近前,黛玉温声笑道:“可还回来不回?”
贾蔷笑着看了看诸后妃,颔首道:“必是要回来的,一二十年后,咱们逛遍了,顽累了,想家了,就回来。可好?”
“好。”
黛玉抿嘴浅笑,颔首应道。
贾蔷挽起她的手,道:“那就出发,从今而后,朕再不问国事,只陪你们,览苍山观秋水,赏尽世间风月。另外,朕在唐藩博城,新铸了一座大观园。一路行进过去,正好落脚歇歇。”
黛玉等闻言一个个眼睛登时明亮了,看向贾蔷道:“果真?可是一模一样的?”
贾蔷呵呵保证道:“连砖石,都无二样。”
黛玉与宝钗等相视稍许后,都笑了起来。
虽半生已过,可如今回忆起,仍难忘当年豆蔻年少时……
“走罢!”
龍王的人魚新娘
“嗯!”
……
五十年后……
神京西城,居德坊。
皇家别院内。
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的甬路尤在。
上面小小三间房舍,一明两暗,里面都是合着地步打就的床杌椅案仍新。
从里间房内又得一小门,出去则是后院,有大株梨花兼着芭蕉。
后院墙下,忽开一隙,得泉一派,开沟仅尺许,灌入墙内,绕阶缘屋至前院,盘旋竹下而出。
千百株凤尾竹,还是森森幽幽……
屋内,一满头白发,但身形依旧挺直的老人,左手拄着一根竹杖,右手轻轻的在为月牙窗前一位玉雕的姑娘擦拭着不存在的落尘。
老人身旁站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小姑娘,看着眼前嘴角噙笑,就烛读书的玉像,悄声问道:“老祖宗,您说人死后去了天上,一定是过好日子去的,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是真的吗?”
老人闻言,布满斑痕的手轻轻一顿,随即又继续擦拭,并微笑道:“当然是真的。”
小姑娘不解道:“这是为甚么呢?”
她可是知道,好些人都怕极了死,根本不许她提,还教训她……
老人闻言笑了笑,老迈浑浊的目光落在雕像上,良久之后方缓缓道:“若非那里是极好的去处,那为何,她们去了后,就再也不肯回来呢……”
……
PS:回头,还有个感言,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