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摘仙令笔趣-第一一一五章閲讀

摘仙令
小說推薦摘仙令摘仙令
天罚狱!
被捆着的广若努力的吃他的棍子饼。
这是他在这个地方,活下来的最大兴趣,当然,第二兴趣就是……,偶尔能看到,世尊和林蹊、常雨的斗智斗勇。
只是以前他还能对世尊有些期待,现在越来越期待不起来了。
不管是林蹊还是常雨,几乎都是以碾压的方式,让世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嘶~
现在没人敢说他蠢了吧?
妖孽级天才……就不是普通天才能比的。
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小说
“吃饱没?”
常雨笑眯眯的进来,“要不要再来一根?”
广若:“……”
他的心下有些抖。
这个接替林蹊,看管他的女孩,每次笑脸对他的时候,都没什么好事,不是让他受皮肉之苦,就是让世尊受更大的苦。
“不,不用了,吃饱了。”
虽然还很想要。
今天吃不下,也可以夹着,明天或者后天吃,但是,广若不敢要。
“吃饱了啊?”
常雨好像失了兴趣,淡漠开口,“那喝水吧,张嘴!”
广若连忙听话的张嘴。
棍子饼虽然好吃,但是,人没水也是活不了的。
也幸好捆他复合的法阵还暗含自净法阵,要不然……
咕咕~~咕咕咕~~~~
虽然早就适应了常雨暴力喂水的方式,可是今天……
没来得及咽下的水,撒在衣襟上,他的下巴和胸口,很快刺啦啦一片,灼痛和肉香混杂到一快,让广若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呀!不好意思,喂多了。”
一劍獨尊 青鸞峰上
常雨不甚诚心的道歉,“怎么样?疼的厉害吗?”
“还……还好!”
除了自认倒霉,广若从来不敢抗议。
这是个比林蹊还心狠的人物。
“那就好,”常雨朝他笑笑,“对了,我有件事,要你帮忙!”
啊?
“你说,能做到的,我一定做到。”
监测世尊呗!
他也只有这一个作用了。
其实不用她说,广若就已经知道,她要干什么了。
“嗯!”常雨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帮我看看,世尊现在在干什么。”
“世尊……在晒太阳!”
晒太阳?
常雨眨了眨眼睛,“你闲着无聊,也常往他那里去吧?他常晒太阳吗?”
“以前喜欢往那里瞅瞅,最近一些年,我都懒得去了。”
广若其实挺恨那两个尊的。
尤其在不断的回想过去生活时。
他好好的人族,他的大好前途,全都因为世尊和圣尊毁了。
如果不是觉醒了记忆,他会是法如寺两位大佬最疼爱的师侄,是圣者虚乘最喜欢的后辈。
广若只恨这世上没有后悔药,“自从圣尊怀疑自己是世尊的分身,对他再不如以前,现在的世尊,独居小谷,几天都看不到一个人,他躺在榻上,除了发呆就是发呆。”
以前,世尊还想往他这里想想办法,甚至,他们都计议好合作方式了,可惜……
广若现在只忌惮一个人,那就是这具身体的真魂,虽然对方一直在沉睡,可是,他越来越觉得,他在强大,等他醒来的那一刻,可能就是他再不存在的那一刻。
但是,他又没有半点能阻止的办法。
不管是世尊还是他,都朝他那里试过,每次试的结果都是被对方偷魂。
一丝一缕,好似全不重要,可天长日久的积累下来,就是非常可怖了。
“噢~”常雨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那他现在怎么又喜欢晒太阳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广若摇头,“他现在把他常躺的木榻,搬到了小谷的中间,就躺在那里,一边晒太阳,一边发呆。”
“这样啊!”
常雨眯了眯眼,“广若,我给你一个任务,最近一段时间,帮我监测一下世尊,看看他平时都在干什么,有没有和圣尊说什么。”
“是!”
“任务完成的好,我会给你奖励的。”
“我一定努力!”
平日的魂魄
广若其实很想问问她,奖励是什么,但是,常雨眯眼的动作,总让他感觉,对方处于特别暴躁的边缘,一个不好,今天他就要再承受一波雷鞭。
“给,这是先给你的定金。”
常雨好似不在意的又丢给他一根棍子饼,这才走出这间雷牢。
半晌后,她走进了明心街第四十二号院子。
这是南佳人新租的院子,赌物馆那里,私密的事,已经不太方便了。
“世尊怎么样?”
见到常雨的第一时间,南佳人迫不及待的问了。
“晒太阳!”
常雨的面色很不好,“以前,他不晒的。”
现在晒,只能说明一件事,就是寻到了师祖这个轮回分身,他感觉自己又有希望了。
屁的希望!
常雨可以想像得出,师祖和师父,现在难受到了什么程度,被世尊恶心到了什么程度!
“师伯,这事我要传回去吗?”
南佳人:“……传吧!”
她头疼的揉了揉额头。
虽然已经有世尊分身在千道宗的心理准备,但是,随庆师伯……
南佳人替师伯难受的很,也替林蹊难受的很!
“现在瞒……,会让你师祖和师父对世尊预估不足!”
会致命的。
这是一场神魂战场的角逐。
王爵的戀愛物語
虽然无声,却更显残酷。
“是!”
常雨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点上传界香,给了那边九个字,‘世尊最近喜欢晒太阳。’
灭了传界香,她很是愁闷的看向自家师伯,“师伯,我师祖和师父该怎么办啊?”
“不知道!”
南佳人头疼的很,“光想想都难!”
关键的问题是,他们不知道,当世尊召唤轮回分魂的时候,师伯会不会有所改变。
在这件事上,师伯何其无辜?
能有今天,全是师伯一手一脚拼杀出来的。
很长一段时间里,师伯是千道宗的定海神针。
没有师伯,可以说,他们谁都不可能走的这么顺。
就是师妹往新生宇宙,也是师伯在后面推动。
现在……
南佳人可以想象得出,师伯和师妹现在有多呕!
偏偏师伯还一直都有去寻故去林师伯的打算,林蹊现在……
南佳人知道,师妹和师父现在肯定还要担心师伯放弃他自己,要一劳永逸的魂飞魄散。
可是,凭什么啊?
南佳人胸中堵着一口气,“不能只我们被世尊恶心。”
她咬着牙,“常雨,从现在开始,你每隔三天,或者两天,都给世尊来一份小礼。这小礼不用太长时间,反正,我们不舒服,他也别想舒服!”
“是!”
常雨一口应下,“师伯,”她有些迟疑的道:“您看,我们……要不要分开我师祖和师父?”
师父的心魔劫,总是一个大问题。
虽然她相信,好好的师祖是绝对不会对师父动手,但是,万一师祖不是好好的呢?
“分开?”
南佳人不是没想过,但是,她说不出来。
而且,她也相信,自家师父同样说不出来。
“你师父现在,可能是你师祖活着的唯一动力了。”
常雨不知道,师伯没收徒之前什么样,她是知道的。
师伯虽然住在金风谷,虽然是千道宗的长老,可是,心——一直游离在外。
“金风谷被你师父陆沉过一次,但做下那般布置的,是你师祖!”
如果不是欠了大长老渲百师伯亲儿的一条命,让师伯自觉对宗门有责任,早不知道什么样子了。
南佳人叹了一口气,“而且,这个时候,你师父是绝对不会离开金风谷的。”
如果是别人,安全起见,林师妹也许会离远一点,但是,是随庆师伯……,林蹊就算拼了命,也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离开金风谷。
现实版圣黑猫 小说
“这话,以后都不必再提了。”
“嗯!”
常雨难受的应下,“但师祖是世尊轮回分身的事,我们……我们要不要告诉陆望前辈啊?”
陆望前辈是玉仙修士,经历的多,神魂方面,强大无比,又跟师父没有太多交集,不会像师父那样感情用事。
“还有,惜时前辈!她是鬼修,在神魂方面,也许另有手段也未定。”
师父和掘地馆的关系,做为亲徒弟的常雨还是知道的。
常雨担心师祖,但是也担心师父。
师祖已经那样了,她不敢想像师父再出事会是什么样。
“……你说的对!”
南佳人沉吟了好一会,到底点了头,“一会儿我亲自向两位前辈禀告!”
师伯用破月决的事,也要报上去。
南佳人生怕那两位前辈,要支持师伯用一劳永逸的方法——魂飞魄散!
……
佐蒙族地,从小谷回去的安画很生气!
但是,面上却不敢露出分毫。
作践世尊的事,就算不是师父授意的,师父也定是支持的。
可是……
她的心里,异常憋闷!
师父和师叔不该是这样的。
哪怕师叔现在不太行了,但是,在玩脑子方面,绝对还是碾压族中所有人的。
师父这样……与自断一臂有何区别?
而且,隐隐的,安画感觉再这样下去,世尊也不会坐以待毙。
真到他反击的时候,于他们而言,可能就是灭顶之灾。
安画很想去劝劝师尊,在殿前绕了两圈,却没那胆子。
她不知道该跟师尊怎么说?
一个不好,师尊可能就会以为,她跟族中很多人一样,看不上他。
师尊现在的心境根本不对。
安画绕了好几圈,到底去那鄢青。
“鄢长老,您看看这茶叶!”
鄢青长老,对她的观感不是很好,为防被他马上赶出来,见到他的第一时间,安画就把世尊喝的茶拿了出来。
“这茶怎么了?”
鄢青声音淡淡。
“这茶是我师叔世尊喝的。”
什么?
鄢青沉默下来,好一会才道:“你想说什么?”
“长老,我师父和师叔现在有心结,长此以往,对族里而言,可能会非常不好!”
确实不好。
可是,鄢青也想不到破局之法。
劝世尊收回最强分身,不可能。
劝圣尊反客为主,吞噬主魂,也不可能。
曾经他是站在世尊这一边的,但是,劝世尊的时候,世尊自己都没同意。
劝圣尊对世尊好一点……
圣尊现在心思敏感多疑,不劝可能还好一点,劝了,就等于把这事放到了明面上,万一变本加利……
鄢青其实也烦的很,所以这段时间,对小谷一直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
“你说的问题,我也都想过。”
鄢青叹了一口气,“但是,想不到破局之法。”
虚乘一直蠢的要死,只这一招……,把他们上上下下全都困住了。
“你拿你的师父有办法吗?”
安画:“……”
“你看,你也没办法!”
鄢青一把按到这不入品的茶叶上,转瞬火起,让这茶叶化成了飞灰,“不过,不同于我们,不好常常出入小谷,你是可以的。”
他看着安画,“这样吧,以后小谷那里的配给,你都从老夫这里拿!”
世尊为族里忙了一辈子,他们不能那么对他。
“是!”
安画应下了,“鄢长老,族里隐藏的内奸,您和谢长老恐怕要多加点力气查一查了。万一对方在特别的位置……,我们就太被动了。”
他们放在人族最厉害的内奸,都被陆望几个挖出来了,而人族放在族里的内奸,若是一直挖不出来……
“把内奸挖出来,我师父的心情也许就能好点了。”
师父的心情好了,他们做什么事,也许就方便了。
此时的安画不知道,陆灵蹊也正打那位隐藏极深的前辈主意。
“师叔,不试怎么知道呢?我们可以和那位前辈商量一下的。”
“怎么商量?”
宜法觉得林蹊现在是关心则乱了,“杀世尊,你还真敢想!他再不行,也是佐蒙一族曾经的圣者,于佐蒙一族而言,有大功的圣者。
圣尊现在忌惮他,于我们而言是好事。”
铁板一块的佐蒙一族,不好对付。
但是,现在他们离心了。
他们离心的最主要原因在世尊。
这么好的条件下,他们怎么能动世尊动手呢?
那是绝不可能的。
“一庸能养着广若,并且和鲁善一起,把他保护在天罚狱,不仅是对付世尊,也是对付圣尊和整个佐蒙一族。”
这事没得商量。
一庸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如果知道师兄是世尊的轮回分身,第一时间想的可能是一劳永逸。
“你别忘了,那位前辈是谁,我们都不知道,想要干什么,首先得过一庸前辈的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