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254、準備留美(求全訂)看書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
小說推薦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次日,清晨。
阳光透过拼花玻璃窗,刺入婚房中。
白贵从床上起来,揉了揉腰,暗道:“难怪吕祖说,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昨夜一夜欢愉,确实有些劳累,不过好在我体质现在已经和常人不同,这点折损还在接受范围之内。”
他有扛鼎之力后,体质接近西楚霸王项羽。
后得到了白鹿仙草,汇聚冥冥之气机,补足他的精气神三宝。
所以尽管同房后有些许折损,但这点折损只需打坐修炼一会子午功就能重新补足。
下了床。
白秀珠正在梳妆台上描眉,脸上带着丝丝红润。
她的气色比以前好上不知多少。
以前就如蒙尘宝珠,现今被擦拭,让人感到怦然心动。
白贵走近,拿起眉笔,替白秀珠描眉。
她皙白的鹅蛋脸看起来光泽透亮,没有一丝汗毛。
古代新妇出嫁前都需绞面。
描好眉,画好妆容。
白秀珠从首饰盒中取出发笄,正要挽髻插笄,梳成习惯性的垂髻,但忽然想到了什么,放下发笄,盘起了头发,梳成了堕马髻,用一根五彩缨线缠住,防止脱落。
《仪礼·士昏礼》:“女子许嫁,笄而礼之,称字。”《礼记·内则》:“女子……十有五年有笄。”
及笄之礼,是女子成年礼。
但出嫁后,往往取掉发笄,用缨线缠住发髻,表示其身有所系。
“娘子真漂亮!”
白贵看着白秀珠此时模样,赞道。
“夫君喜欢就好。”
白秀珠脸带红晕,眉眼带笑,任哪个女子都喜欢自己心上人称呼自己漂亮。她梳好妆容,这就打算起身。
可刚起身,就忍不住痛呼一声。
险些跌倒。
她顿时没好气的瞪了白贵一样。
白贵见状,连忙上前搀扶。
他龙精虎猛,而白秀珠只是普通人,哪能承受住。
两人出了婚房,走到隔壁。
客厅。
白秀珠给白友德和王姨敬茶。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近试上张水部》。
看完茶水,两人一人给了白秀珠一个红包,这算是合意。
客套的礼节过后,一大家子用饭。
“夫君,前些时候,你不是说你不想出仕吗,还想继续深造。我父母如今在阿妹肯国经商,不好回来,与其去别国,还不如去阿妹肯国……”
空騎 小說
“去阿妹肯国留学,我在那里熟悉,能见到我父母,也能多多照顾你。”
白秀珠小口吃了几口饭,在饭桌上说道。
“阿妹肯国留学……”
白贵愣了一下。
不知道白秀珠为什么突然提起这茬。
可他很快就释然了。
他们现在刚刚新婚燕尔,要是他突然去别国留学,白秀珠到底是跟不跟,肯定是要一同去的。但去别国,哪里有去阿妹肯国好,白秀珠就是在阿妹肯国长大,他父母又在阿妹肯国经商。
去阿妹肯国,一举多得。
只是……,
白贵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白秀珠。
这事私底下商量,明显更适合,为什么偏偏要当着全家的面说。
“亲家公和亲家母在阿妹肯国经商,商务繁忙,不能赶来见证你们这一对新人的婚礼。”
“按照道理来说,你是要去阿妹肯国拜访的……”
“反正去哪里都是留学。”
白友德点了点头,斟酌用词道。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他虽然没什么文化,但平日里出去跟人吹嘘的时候,不认识一些词,怪心塞的,没文化吹嘘都不会吹嘘。所以这几年来,见识长了不少,说话也有了一些条理。
“那我待会给白石教授回信,准备留美事宜。”
白贵皱了皱眉,点头答应了下来。
马上就要爆发欧战,他去欧洲留学肯定是有些不太适合的。此时留欧一等,留美二等,那么他只能选择去阿妹肯国留学。
廢少重生歸來 小說
实际上,他也早就属意前往阿妹肯国留学。
现在既然白秀珠想让他前去阿妹肯国留学,他自不会多推辞。
……
既然定下了留美的打算。
白贵和白秀珠都不欲在白鹿村久留。
不过……白秀珠刚刚破素,两人正是新婚燕尔,如胶似漆的时候,哪里愿意长途奔波,也为了让白秀珠养好身体,所以决定在白鹿村久留一些时日。
一个月后,两人打算前往燕京。
刘宝儿随同。
本来刘宝儿还有差不多大半年的时间,才能从雅阁女校高中部毕业。但白贵先前答应过王姨,让刘宝儿去燕京的贝满女学大学部进修。
不能就此不管。
而半年后,白贵估计自己已经不在国内。
所以他建议刘宝儿向雅阁女校高中部申请提前毕业。
雅阁女校卖了白贵一个面子,让刘宝儿顺利成功毕业,反正一个高中部的毕业证,提前半年发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很快,五月初旬,三人就到了燕京。
“我去年给美和你送别,想不到这么快就回到了燕京……”
白秀珠揭开马车窗帘,看着面前的燕京城城池轮廓,叹息一声道。
她在这里生活了四五年,有了感情。
“走吧,先回白府,我去拜拜大舅哥……”
“雄起兄公务繁忙,没能参加你的婚礼,是个遗憾。”
白贵说道。
白雄起在两院任要职,现在是内阁次辅金栓的左膀右臂,确实抽不开时间前往秦省参加婚礼,所以他们两人回到燕京,第一时间就得去白府拜见他。
“嗯。”
白秀珠轻点螓首。
白贵能这般为她着想,她内心也自是欣喜不已。
Free Punch
不久后。
白府。
古 夜 天
恰逢白雄起在家休沐。
休沐即休假。
白贵和白雄起两人攀谈了一会,聊到了留美事宜。
“你如果在国内打算留美的话,是有庚款能够申请到,但现在你是从东洋那边申请到阿妹肯国留学,没有庚款,不过这也没什么……”
“一点钱财罢了。”
“对了,你打算到哪所高校深造?”
白雄起问道。
“这我还没有确定,得先去了东洋,问了白石教授才行。”
白贵犹豫了一会,说道。
他和山田光子约定,说好去同一所大学深造。回到东瀛东京都后,这件事肯定是要和山田光子进行商量,所以不好吐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