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仙魔同修 線上看-第5029章 擔憂閲讀

仙魔同修
小說推薦仙魔同修仙魔同修
最近二十天,人间风云变化,发生了许多令人意想不到的大事。
没人想到叶小川会忽然对魔教一百多个门派发动袭击,没人想到天女六司竟然会站在叶小川那边对付神女教。
没人想到叶小川培养人才的基地是在麒麟山万狐古窟,没人想到有神秘人一夜间屠了叶小川的麒麟山老巢。
没人想到玉机子会在鬼玄宗与魔教高层谈判的关键时期,玉机子会忽然召开人间中大门派掌门会议。
更没人想到,玉机子将此次的会议地点设在了苍云门数千年来的禁地,后山竹林。
这一系列的变化,集中在短短的二十天时间里,让人间百姓一瓜未吃完,一瓜又起。
当然,这还是摆在明面上的大事。
在阳光照不到的阴暗面,还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那就是此次苍云会议的主题。
盘古族。
玉机子很鸡贼,依靠着自己人间盟主的身份,不仅将人间正魔两派都拉进了盘古族的这趟浑水,还将独立在人间之外的天女六司与神女教给拉了进来。
山水小农民
女娥与南宫蝠,前不久刚在毒龙谷的上方打了一架,仇怨又加深了一层,但玉机子似乎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同时给她们二人发了请柬。
不过这也不怪玉机子。
叶小川刚偷袭了人家五毒门的老巢,将五毒门赶走了,玉机子不还是照样将叶小川与万毒子都邀请来了吗?
在玉机子的心中,或者在大多数宗主的心中,都并不在意此事。
他们都觉得,在人间大局面前,个别门派之间的冲突,只是小事儿。
女娥来了,她只带来了三个人。
三个老态龙钟的老婆婆。
南宫蝠来了,她带来的人就比较多了,仅次于叶小川,足足带来了二十多人。
但南宫蝠的二十多人,在女娥身边那三位老婆婆眼中,根本什么都不算。
二女见面,都用一种轻蔑的眼神看着对方。
正魔各派宗主没吃到叶小川与醉道人的瓜,此刻看到天女国的这两位女领导到来,这群大佬又开始吃她们的瓜。
都知道天女司与神女教的恩恩怨怨,都想看着她们打起来。
不过,他们又失望了。
夜碧心脸色阴沉,在南宫蝠耳边轻轻的道:“尊主,女娥身边的那三个老人,是天女司的三位须弥境界的老供奉。”
南宫蝠表情一凝,随即便对女娥露出了温暖和煦的微笑。
她们神女教确实是人多势众,但是和鬼玄宗一样,神女教有一个巨大的弊端,成立的时间太短,整合的又都是曾经昆仑仙境内的散修神女。
确实是人多势众,但是顶级高手不算多。
不像天女六司底蕴深。
神女教并没有须弥强者,一个都没有。
南宫蝠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主。本来看到女娥带来的人少,还打算拿捏她一番。
在得知女娥身边的那三个老太婆是三位须弥强者之后,她立刻就怂了,报以微笑,对女娥示好。
看到南宫蝠笑容可掬的模样,女娥嘴角也向上勾了勾。
天女司三大须弥强者亲临苍云,这是所有人,包括玉机子在内都始料未及的。
虛子(♂)的戰國立誌傳
玉机子立刻上前迎接,距离很远就开始抱拳道:“少司命与三位前辈到访,贫道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南宫蝠见玉机子不搭理自己,也不在意。
她心中很清楚,自己和玉机子从始至终都是敌对状态,这十年来,没少和苍云门在中土因为生源等各种问题起冲突,玉机子不待见自己,也纯属正常。
如果玉机子假惺惺的上前和自己打招呼,套近乎,这反而才会让南宫蝠不舒服呢。
她看到了叶小川和醉道人站在一起说话,南宫蝠眼珠子一转。
立刻挥手道:“夫君!小川夫君……你也来啦!真是太好啦!”
欢喜的样子,令人觉得这二人似乎真的是夫妻。
不过,这也都是表现。
二十天前,南宫蝠与叶小川为了争夺毒龙谷的所有权,差点打了一架。
而叶小川事先为了防备南宫蝠,调动南疆巫师,海外散修,天女六司等十多万人。
这足以说明,叶小川与南宫蝠之间的关系,绝对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美好和谐。
南宫蝠的声音很大,整个竹林幻境都在回荡着“小川夫君”的声音。
云乞幽一直都在幻境里,她是和二姐玄婴站在站一起的。
作为三生之怨与七世之侣。
她们代表的是双月冲日中的双月,天生就是对立的,是仇家。
云乞幽对南宫蝠本就没有任何好感,甚至可以说是十分厌恶。
此刻听到南宫蝠在大庭广众之下很不要脸的喊叶小川为夫君,云乞幽心中没由来的生出了一股无名之火。
怒火是人的负面情绪之一。
它很轻易的点燃了云乞幽封印在心窍中七星黑晶的魔力。
一股淡淡的黑气,在云乞幽的眼瞳中一闪而逝。
玄婴就站在云乞幽的身边,她瞬间就察觉到了云乞幽身体的异样。
同时察觉到七星黑晶魔力的,还有女娥身边的那三位老人,以及拄着竹棍站在外围的贤夭。
玄婴一伸手,抵在了云乞幽的后背上,一股纯净的真元瞬间涌入到了云乞幽的体内。
玄婴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七星黑晶虽然魔力鼎盛,但此刻释放出来的只是隐藏在心窍中的一缕魔气而已。
玄婴催动的纯净灵力,瞬间将云乞幽心窍上释放出来的嗜血魔力给压制了下去。
自幼相識的百合夫婦生活
云乞幽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异样,她回头看了一眼玄婴。
道:“二姐,我刚才怎么了。”
玄婴摇头道:“没什么大事,只是七星黑晶在你的身体里有些难不老实。放心,有我在,你绝对不会有事儿的。”
玄婴的话说的很清楚,但内心之中却是十分的凝重。
自己不可能永远的待在云乞幽的身边。
刚才压制七星黑晶魔力的时候,她感觉的出,自己以前还是小看了鬼仙炼制的这件天器异宝。
如果云乞幽的情绪再出现较为剧烈的波动的话,自己未必能有能压制下去。
毕竟七星黑晶很狡猾,隐藏在云乞幽的心脏里。
修真者的心脏也是很脆弱的,根本就经不起折腾。
现在玄婴根本就想不出帮助云乞幽化解七星黑晶魔力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