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墨唐 ptt-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滿朝薅羊毛

墨唐
小說推薦墨唐墨唐
“长安号!这就是你的打算?”
造化神塔 竹衣無塵
太极殿中,李世民看着墨顿的奏折皱眉道。
“不错,按照医家的理论,陛下可以将大唐看到一个人体,而条条大道就是人体内的血管,大唐这个庞然大物血管内的血液却流通缓慢,如同人体气血无力,自然没有活力,一旦长安号筹建完成,犹如人体的血液畅通,不停地滋养肉体,届时那个大唐定然活力百倍,蒸蒸日上。”墨顿傲然道。
“你竟然用医家理论治理长安城?”李世民讶然的看着墨顿,而且经过墨顿用人体一比喻立即清晰明了,如此一来,长安号的作用那就一目了然。
墨顿满不在乎的说道:“用儒家理论也一样,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陛下可以将看着一潭死水,有了长安号,定然可以让大唐快速的运转起来,而那个时候,长安城就是这活水源头。”
李世民白了墨顿一眼,还是医家理论浅显明了,当下道:“大唐如同人体,长安城就是大唐心脏,长安号发行之后,天下血液皆回流长安城,那岂不是长安城的好处最大。”
太古 神 王 黃金 屋
墨顿嘿嘿一笑道:“长安城的确是收益最大,然而一旦长安号开通,天下皆为之受益,然而长安号耗资巨大,单单一个长安县衙力有未逮,特来向陛下求援。”
李世民冷笑的看着墨顿道:“现在想起朕来了,朕可是清楚的记得你在太极殿中的豪言壮志,想要钱门都没有。”
墨顿摆摆手道:“微臣不要钱,只要马,听闻薛延陀又给陛下进献了一匹马,不知道陛下可否割爱!”
薛延陀已经在草原上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为了让彻底解决突厥这个心腹之患,薛延陀对大唐不断地进贡,力争大唐中立。
“还是真的是消息灵通!”李世民气急而笑道,“看在你一心为天下的份上,朕可以破例给你三百匹马。”
李世民并非食古不化之人,他自然知道长安号一旦运转,整个大唐也会为之受益,李世民这才破例援助墨顿一次。
“多谢陛下!”墨顿顿时眉开眼笑,拱手离去。
然而离开的墨顿却不知道在太极殿的帷布后面,一双明媚的眼睛正在盯着他。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才华横溢。”郑充华眼神涟涟,然而她很快心冷如铁,如今的她已经过了幻想爱情的年龄,只求功利。
墨顿离开太极殿,直接来到中书省,求见宰相房玄龄。
“墨家子求见!”房玄龄听到禀报,不由眉头一皱,他没有想到墨家子竟然敢来儒家的大本营。
王妃出招:將軍,請賜教 風行雲
“请他进来!”房玄龄大手一挥道。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
其他大臣也纷纷侧目,他们知道墨家子上奏长安号的事情,定然是因为此事而来,心中暗暗发誓要给墨家子一个下马威。
然而只见墨顿款款而来,忽然在中书省大殿门口停下,抬头看到门匾上中书省三个字,朗声道:“下官首次前来中书省,听闻天下政务皆从中书省发出,不禁观中书二字有感,特作诗一首,还请诸位指点一番。”
中书省众人不由一愣,他们没有想到墨家子一开场竟然作诗一首,要是其他人面对如此朝中大儒胆敢作诗,恐怕会被人耻笑班门弄斧,而诗词双绝的墨家子作诗众人竟然有种期待的感觉。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墨顿开篇一出,中书省不由一震,单单这两句就让他们如逢甘露,中书省可不是普通衙门而是天下政务中心,花园水池美景遍地,让人赏心悦目,墨家子所说的诗词正是契合中书省的景色。
众人随即摇了摇头,墨家子单单想拍马屁让他们放他一马,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整个中书省不由一震,眼神豁然一亮的看着墨家子,他们每一个都精通诗文,自然明白墨家子所问的并不是中书省的水池为何如此清澈,而是问天下如何清正廉洁,那正是有了中书省这个源头,不停的为大唐注入活水。
“好一个观中书有感。”
中书省众人不由深吸一口气,不得不说,墨家子这个马屁是拍到了中书省的心坎里了,有了墨家子这首诗,他们整个中书省将会在朝廷中被人高看三分。
“而如今墨某筹办长安号,一旦长安号运行天下,定然以长安城为源头,犹如一支支活水注入大唐,让整个大唐为之受益。墨某东施效颦,让诸位见笑了。”墨顿一脸谦虚道。
房玄龄看着谦逊的墨家子,不由一阵苦笑,整个中书省都同仇敌忾,想要为难墨家子,却没有想到墨家子竟然先发制人,用一首观中书有感,让他们无话可说。
如果他们否决了长安号,那就是等同样否定了中书省的功劳,那这首注定名传千古的观中书有感恐怕将和他们无缘了。
而且一众中书省要员只好捏着鼻子同意了长安号的筹建,并让墨家子搜刮走了二百匹马。
当李世民得知中书省的事情之后,不禁破口大骂,墨家子竟然一女二嫁,连续坑了他和中书省不少马匹。
得到了五百匹马之后,墨顿并没有满足,而是继续在三省六部流窜。
礼部大堂,墨顿慷慨激昂道:“令狐大人,下官听闻朝廷即将在明年举办科举,长安号义不容辞,愿意免去一众举人到达长安城的车费,日后科举皆按照此例,还请大人鼎力相助长安号。”
“高大人!日后有官员去各地上任,或者来朝廷任职,长安号愿意免费接送。”吏部中,墨顿义正言辞对礼部尚书高士廉道。
“什么,你说有驿站,驿站的马车走走停停,远的地方恐怕也要一个月之后才能上任,而长安号最多半月,而且设置有卧铺,根本不用担心舟车劳顿,还能节省官员一半的时间。”墨顿极力宣传长安号的优越性。
“唐大人,你乃民部侍郎,你应该更清楚长安号一旦开通,但凡经过的城池定然会日益繁荣,假以时日,大唐各地的赋税大增,民部也是受益匪浅,现在民部的投资长安号一千匹马,假以时日,定然百倍的回报民部。”墨顿直接拿起纸笔,当众和民部尚书唐俭算起了账。
唐俭怦然心动,墨家子做到了他梦想都要做的事情,但是一千匹马墨家子还真的说得出口。
比光更快!
“最多三百匹,多了没有!”唐俭气急败坏道。
墨顿状似无奈道:“这一次算你占便宜了。”
唐俭直接赶墨顿离开,回头再看看墨家子的长安号计划,不禁嘴角微微一笑,墨家子还真是天才,长安号或许会赔钱,但是大唐定然会为之受益。
然而当他得知就连李世民才出三百匹马的时候,原本的得意瞬间荡然无存,墨家子这小子太坑了。
“要马没有,兵部的马匹都是战马,不可能去拉车。”兵部尚书李绩毫不留情的拒绝墨顿的狮子大开口。
墨顿微微一笑道:“如今长安号已经筹备,但是车夫却还没有着落,听闻兵部不少老兵准备解甲归田,不知道兵部有没有兴趣。”
李绩豁然一动,盯着墨顿道:“长安号需要多少马夫?”
墨顿哈哈一笑道:“每辆车至少两个马夫这样可以轮换和照应,再配上轮休,平均一个马车需要三个马夫,一列长安号大约十辆马车,至少每天一辆,一条路线至少备十五列到二十列,而长安号通往大唐各地,路线恐怕至少要有八条,而且这仅仅是最基本的,随着长安号不断扩张,日后的班次将会更多,需要的车夫也会更多。”
李绩不禁深吸一口凉气,粗略一算,墨顿至少要招募三千车夫。
“伤残老兵可否,如果可以,本官可以把民夫用的驽马可以拨给你一千匹。”李绩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大手笔,如果用一千匹驽马为伤残老兵换取三千车夫的职位,那对兵部来说,是一笔很划算的交易。
墨顿心中一喜,脸上却不露声色道:“自然可以,毕竟是赶马车,又不是去骑兵打仗。不过本官听说很多士兵思乡心切,然而却天高地远回乡不便,又恐怕耽误军情,长安号快捷无比,而且愿意为回家探亲的将士提供半价车票。”
李绩霍然抬头,深深地看了墨家子一眼道:“本官再追加五百匹马。”
“兵部慷慨!下官替长安号谢谢大人了。”墨顿目的达成,连忙拱手道。
李绩摇了摇头道:“不,是本官应该谢谢你才对!”
伤残老兵一直以来都生活困难,如果能够对在长安号讨的一个职位,也算是后半生有了保障。
墨顿挠了挠头道:“其实墨某也曾经参军打仗,就算是兵部不提供马匹,下官也会招收伤残老兵的。”
李绩直接道:“本官知道,否则你以为本官为何会答应如此快,兵家喜欢直来直去,谁对兵家好,兵家将会涌泉相报。”
墨顿心中一动,默契的点了点头,拱手退去。
走出兵部,墨顿并没有离去,而是挨个衙门薅羊毛,其他部门都出了这么多马,你们一毛不拔也说不过去,百匹不嫌多,几十匹也不嫌少。
等到墨顿走出三省六部的时候,重重的出了一口气,如今的他的手中足足已经有了三千匹马,也即将有马夫,长安号的筹备已经完成了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