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迷蹤諜影 ptt-第二千一百四十四章 機關算盡看書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1942年7月7日!
距离“卢沟桥事变”,已经过去了五年!
孟绍原在这一瞬间,完全明白了整个阴谋的全部核心!
他的面容,一瞬间变得惨白无比。
他一把抓起了电话:
“我是孟绍原,我要找戴局长……戴先生,今日,委座是不是要外出?”
“是的。”电话那头,戴笠并没有隐瞒什么:“今日中午1点,委座将在重庆电台,发表‘卢沟桥事变’五周年全国演讲。”
“戴先生,我要求立刻加入保护委座队伍……”孟绍原语气急促:“同时,我请求我和机动大队,全部携带武器!”
戴笠明显迟疑了一下:“你去办,委座那里,我去请示。”
“是,戴先生,情况紧急,请加大对委座保护!”
“知道了!”
孟绍原挂断电话,大叫一声:
“李之峰!”
總裁一吻好羞羞 我是木木
“到!”
“集合机动大队,全部携带武器,立刻出发!”
“是!”
明白了!
这一切的阴谋,其实最终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
刺蒋!
自己才从远征军归来,立刻便遇到了女特工失踪案!
自己随即全面展开调查。
然后,受到栽赃被关押!
保护委员长的任务,自然也就和自己无关了。
谁都知道,自己是军统的王牌特工,军统局总部行动处处长,委员长一旦出行,自己一定会参与到保护任务之中。
地表最强特工!
自己一定能够发现刺蒋行动中的蛛丝马迹,从而破坏日特的整个计划!
所以,日特机构就采取了一石二鸟的行动。
一方面栽赃陷害自己,让自己身陷囹圄,失去自由。
如果可以置自己于死地,当然最好。
即便不行,自己也无法参与到保护委员长的任务中。
日特机构就少了一个最大的对手!
机关算尽!
可是,日特机构怎么也都没有想到:
孟绍原,那么快就恢复了自由!
像这种通工案,审讯起来非常复杂漫长。
哪怕没有证据,仅仅凭借道听途说,也会进行严酷的审讯。
有的被牵扯进通工案的,一两年的时间,既不定罪,也不释放,完全就是人间蒸发了。
再加上黄俊雄的配合,日特机构很有信心,让孟绍原长时间的被关押审查。
可惜,他们忽略了一点:
二初居士
信任!
委员长给了孟绍原七天时间破案。
可是,孟绍原却用最快的方式破了这个案子,还了自己清白!
孟公馆的所有女人,看着自己男人急匆匆离开的背影,眼中写满的,都是崇拜。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能够困住自己男人的。
再复杂的事情,他也能够解决。
“等等。”
就在孟绍原即将离开孟公馆的时候,小克从后面追了上来,把一件衣服交给了孟绍原:“这个,给你的,穿上。”
“他妈的,大男人送大男人衣服,小克,莫非,你的取向有问题?”
孟绍原的恶趣味,一下子又起来了。
……
重庆电台总台。
从昨天开始,这里就已经戒严了。
宪兵、特工,严密的监视着周围的一切。
“绍原!”
毛人凤已经在那等着了,也没有寒暄,开门见山说道:
“戴先生刚打电话过来,委座已经同意,一切由你便宜行事!”
“知道了。”
孟绍原点了点头。
今天,一定有刺杀案会发生。
关键是,像这样的演讲,还没有办法取消。
全国演讲!
正在奋战中的军民,沦陷区的人民,当听到这次演讲,能够带给他们抗战到底的勇气和决心!
为了确保沦陷区的中国人也能听到,重庆电台总台,和军统电讯处进行了紧密合作。
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
可情报,还是泄露了出去。
几名特工,嘴里叼着烟,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一眼看去,仿佛就是几个小混混。
可他们的神经,却一刻都不敢放松。
这些,都是负责外围警戒任务的军统特工。
特工,不是每个人都整天穿着中山装,别着党徽,就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特工似的。
孟绍原打量了一下外围:“毛主任,这里交给你了。”
“你放心吧,抓紧。”毛人凤低声应了下来。
电台总台内,一切都运转自如。
一个清洁工,正在那里打扫卫生。
看到有人进来,朝后让了让,看了一眼,随即又低下了头。
“这个!”孟绍原笑了笑。
李之峰什么也没说,带着两名特工,冲到清洁工面前,一个一把抓住他的头发,一个迅速控制住了他的他的双臂。
為何無人記得我的世界
李之峰一把推开边上的一扇门,把那个清洁工拉了进去。
孟绍原拿起清洁工的工具走了进去。
里面一个戴眼镜的工作人员被吓到了:“你们什么人,怎么随便闯进来啊。”
“军统办案,闭嘴!”
李之峰恶狠狠地说了一声。
“我的时间很紧,说吧。”孟绍原直截了当说道:“你在这里还有多少同伙?”
“先生,你在说什么啊?”清洁工看起来一脸的茫然。
“左眼!”
孟绍原若无其事的说了一声。
然后,对那些清洁工具似乎产生了极大兴趣,开始研究起来。
一个特工一把捂住了清洁工的嘴。
李之峰掏出了一把匕首。
接着,一个惨烈的,可却发不出多大声音的惨呼传来。
清洁工的一只左眼,没了。
孟绍原转过身子,其实,他对这种血腥的场面从始至终都不是那么喜欢。
他的手里多了一枚手雷,转了转:“现在清洁工都带这个上班了啊?李之峰,松开啊,人家怎么说话啊?”
捂着嘴的手这才松开,清洁工终于能够发出痛苦的哀嚎了。
我為防疫助力
“说吧,还有多少同伙?还是不说吗?右眼!”
“我说,我说!”清洁工好像遇到了魔鬼一般,不顾疼痛:“我就知道我一个人,真的,我就知道我一个人,是徐队长让我来的。”
“哪个徐队长?”
“重庆警察局侦缉二队队长徐济田,是他安排我进来的,让我看到委员长进来,直接扔出手雷,然后趁乱逃跑,他会接应我的。”
“还有呢?”
“没有了。”
“外面戒备森严,里面全是漏洞。”
孟绍原皱起了眉头:“这不是戴局长负责的,全面检查!”
“长官,你是怎么发现这个人有问题的?”
“人的眼睛,会说话,能告诉你很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