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天唐錦繡》-第兩千一十六章 痛陳利弊鑒賞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李君羡面色一紧:“后果很严重?”
既然房俊不厌其烦、一再叮嘱,显然此事的后果有可能连太子都兜不住……
房俊郑重点头:“远超你想象的严重,所以一定要注意,尽可能在这件事情当中摒弃立场,只要是依令行事,任何人也不能以此对你进行攻讦、弹压。”
李君羡颔首,心中却难免狐疑。
眼下虽然局势未稳,但关陇奄奄一息,山东、江南两地门阀大举入朝辅佐太子之格局已成,彼此之间相互争权夺利并不能影响大局,太子登基已经无可阻挡。此等情形之下,若是连太子与房俊两人尚且不呢给控制此案之进展趋势,可想而知那股曾忠于李二陛下的势力有多么强大。
但是这怎么可能?
房俊见他神色,便知他心中所想,叹息一声,道:“别想那么多,记得我说的话,快去办事吧。”
“喏!”
李君羡不再多问,起身告辞,策骑回到“百骑司”大营,调兵遣将,开始彻底追查房陵公主女婿失踪一案。
……
午时刚过,房俊便穿戴整齐,率领亲兵直抵玄武门下,叫开城门进入太极宫。
入门之后,便见到张士贵一身常服,负手立于路旁,笑道:“二郎此次入宫,可是有要紧之事?若不急,来陪老夫小酌两杯。”
房俊看了看天色,翻身下马,走向张士贵:“正好未用午膳,便蹭虢国公您一顿。”
既然张士贵特意等在这里,必然是有话要说……
两人进入内城值房,早有亲兵端来酒菜,菜品不多,但很精致,两壶美酒,净手之后分别落座,边吃边聊。
张士贵提杯敬了房俊一下,一饮而尽,放下酒杯之后一边给房俊斟酒,一边说道:“你要当心程咬金那个夯货,山东世家这几十年被隔离于中枢之外,备受打压,心头怨气甚深,对于权力之执著热衷,远超你的想象。万一他们不管不顾,极有可能命令程咬金阻止太子出城,甚至发动攻击,一场大战势不可免,定要做好完全之防备,不容有失。”
他如今彻底站在东宫这边,自然不希望太子出事,可山东、江南两地门阀对于权力之贪婪,恐怕绝非太子、房俊、甚至李靖之揣度,万一疏忽大意,那可就麻烦了。
房俊夹了口菜,回敬一杯,颔首道:“晚辈晓得,多谢虢国公提醒,还有一事需告知虢国公……”
遂将昨夜之事大略说了一遍。
张士贵闷头喝酒,一言不发,只是连干三杯一口才也没吃……
房俊尚要进攻觐见太子,只喝了两杯,便放下筷子。张士贵让人将酒菜撤走,沏了两杯茶,坐在书案旁慢慢喝着。
良久,房俊问道:“对于此事,虢国公有何看法?”
朝野上下,论功勋张士贵排不上前五,但若是论及李二陛下之信任,张士贵堪称第一,即便在贞观初年之时,也远在长孙无忌之上,否则断然不会被委以宿卫宫禁之职。
故此,对于陛下身边的那股神秘势力,最为了解之人想必就是张士贵……
张士贵捧着茶杯,略作沉吟,这才说道:“不对劲啊,王瘦石对陛下自然无限忠诚,但从其种种行为来看,阻挠太子登基之意图坚定不移,甚至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当真只是因为陛下的一封‘遗诏’?且这份遗诏是否存在也存疑,陛下若在,易储自在情理之中,因为陛下可以从容收拾易储之后的烂摊子,可若是陛下不在,难道当真不顾中枢崩溃、天下大乱,也要留下一份遗诏命忠于他的臣子将易储进行到底?没道理啊。”
储君乃未来国主,为了将来顺利接班,自册立之日起便仿照朝堂中枢之架构组成东宫班底。朝野上下为了各自利益能够在未来新君继位之后得以延续甚至更进一步,自然竞相依附东宫,使得东宫根基稳固、实力大涨。
所以,无论何时,易储都会损害无数人的利益,即便再是雄才伟略之帝王也难以消除易储所引发的剧烈动荡,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断不会轻易提上日程,更遑论是驾崩之后尚要留下易储之遗诏?
难道以李二陛下之英明神武,当真宁肯大唐陷入四分五裂甚至一朝崩颓之危险,亦要换掉他不看好的那个儿子?
而后,张士贵沉声说道:“应该禀明太子,就此事追查清楚,说不定王瘦石等人以陛下‘遗诏’为幌子,实则尚有别的阴谋。”
房俊喝了口茶水,瞅了张士贵一眼,阴谋什么的大抵是没有的,不过只要你有这份态度就行了……
“晚辈也正有此意,不过王瘦石等人实力强横,一旦追查下去极易引发轩然大波,这太极宫的安危便十分重要,还要虢国公多多上心才是。”
“二郎放心,老夫当日打开玄武门放太子出城,便已经彻彻底底站在太子这边,再也不能回头,自当以太子安危为重,于公于私,都不敢有半分懈怠。若有人想要在这太极宫内搅风搅雨,就得问问老夫手中的刀!”
醫 毒 雙 絕
等得就是张士贵这句话,房俊放下茶杯,起身施礼:“如此甚好!晚辈这就前去觐见太子,先行一步。”
张士贵将房俊送出,站在门口看着房俊跃上马背直奔内重门而去的背影,心中增添几分沉重。
……
房俊来到武德殿,内侍入内通禀之后太子召见,遂入内觐见。
李承乾坐在靠窗的茶几旁,摆手让房俊免礼,而后关切道:“孤不知二郎前来,刚刚通过午膳,这就让人准备膳食。”
房俊忙谢过:“微臣入宫之时,被虢国公叫去吃了一些,不牢殿下费心。”
李承乾颔首,示意房俊落座,亲自给他斟茶。
房俊再度谢过……
喝着茶水,李承乾问道:“二郎入宫,可是有事?”
房俊正襟危坐,将昨夜之事详细道出,末了,沉声道:“恳请殿下颁发谕令,授予李君羡调动东宫六率、京兆府之权,令东宫六率、京兆府配合其侦破此案,不容有失。”
李承乾愣了一下,目光古怪的打量房俊一番,而后略有迟疑,才小声道:“昨夜临川……当真未曾进入军营?”
房俊苦笑:“殿下当面,微臣岂敢扯谎?微臣从未对临川公主有非分之想,否则昨日在此便不会配合殿下试图为周道务脱罪,而应当落井下石、将其罪责坐实才对。”
连李承乾都这么看他,可想而知一旦临川公主昨夜进了军营,他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李承乾摸了摸唇上短髭,尤未尽信,幽幽道:“之前或许确未有非分之想,但昨日既然临川已经送上门去,显然下定决心为救夫君做出牺牲……”
话未说尽,但意思尽显:或许你之前没什么坏心思,可是送上门了不吃白不吃,你会不吃?
谁信呐……
房俊无语,只得指天立誓:“昨夜若临川公主曾踏入军营半步,微臣……”
“行啦行啦!”
獻給鋼鐵的悲歌
李承乾赶紧将他制止,笑道:“孤不过是戏言而已,二郎何必当真?况且食色性也,人之常情,孤又岂会怪罪?只不过临川毕竟乃有夫之妇,与唱了不同,你当谨小慎微,切勿纵情行事。”
房俊以手扶额,您这还是不信我啊?
难不成我这“好公主”的恶名就算是摘不掉了?
李承乾旋即面容一整,盯着房俊问道:“二郎认为此举确有必要?”
自然说得是“百骑司”、东宫六率、京兆府三个衙门联合追查房陵公主女婿失踪一案,此案看似欲构陷房俊,但最终之目标乃是他李承乾……
房俊颔首,道:“确有必要!殿下乃国之储君,更有监国之权,只要陛下一日不曾回京,这大唐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便是您一个人说了算,您不是皇帝,但权力等同皇帝。此等情形之下,有人阴谋设计、意欲颠覆皇权,岂能不闻不问?殿下非但要管,且要以雷霆之势,展示殿下之决心、气魄,无论是谁藏在背后,都要连根拔起!殿下,一味的忍让,并不能让您获得拥戴与认可,这么多年以来,您忍让得还少了?反倒让人认为您软弱、无能。”
李二陛下为何一直心心念念不忘易储之事?正因他认为太子软弱,魄力不足,难以驾驭如此庞大之帝国,继任之后极有可能使得皇权旁落……
李承乾不言,拈起茶杯慢慢喝着茶水,待到一杯茶水饮尽,将茶杯放在茶几上,这才下定决心。
“此事二郎勿需再多理会,既然那些人是冲着孤来的,那就让孤与他们周旋一番,看看这些人离了父皇,还能否再来一回玄武门之变!”
正如房俊所言,他这么多年之所以一直饱受攻讦,不得父皇之认可,兄弟们一时片刻不肯安分惦记着这储君之位,归根究底还是因为他从未曾展示过强大之魄力。
你不狠,谁怕你?
这一回,无论此事背后藏着什么人,有着何等强横之实力,他都打算强硬到底,决不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