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討論-第兩百八十一章 厚利難棄之分享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常松迫不及待的从那雪白灵芝那里获取更多,至于是否有什么后患,他现在哪里顾得了那么多。
半个多月闷头修行下来后,他自觉法力大有长进。
这一方面主要是他自身的资才以往未得完全发挥,毕竟能留在世道嫡子身边的仆奴,也是千挑万选出来的。
另一方面就是白果直接将一些上乘的功法拿了出来,这些不是天夏的功法,而是张御当日从元夏带回来的,也是元上殿赠予他的。
虽然这些功法对于上层修道人不算什么,可对于下层却是十分少见的法诀了,比如诸世道寻常弟子修行的法诀还要超出一筹去。
得到好处之后,他自然希望得到更多,下来时日中,他也是频频又进入了那处所在,并不断尝试中从获得更多。
在此过程中,不免有时候会与那些虚影碰上,但是彼此都很默契的没有开口问询,碰见到了都当作没看见。。
半个月后,常松修炼结束之后,忽然一个恍惚,发现自己来到了那一处所在,与前几次主动来此不同,这一回他是被动进入此间的,就如第一次一样,而周围也是出现了那些虚影,并且感觉数目上比上回所见多了许多。
这些天来,白果又在许多人身上种下了魔物,并把包括常松在内所有人的情况都是记录下来的,他感觉现在已是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他用一个低沉的声音道:“诸位,难得有缘,聚在一处,之前的好处诸位想必都已是收到了,但想必各位心中也是存有疑虑。”
说到这里,他刻意顿了下,才又道:“我亦如此。我们彼此之间想必也难以信任,故我提言,我们不必问他人之来历,也不用多猜测,为了防止有人将此间之事说出去,不妨立下一个誓言,不得此间之事说出去,在不得诸人认可之前,也不得将获得的法门泄露出去。”
常松是乐意如此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守住这个秘密,不被觉明世道的人清除了。
只他有个疑虑,他道:“道兄之言固然是好,只是受了好处之人今次全数到了么?会不会有所遗漏,还有过去近月,会不会有人已然透露了什么?”
“诸位不必为此忧心。”
白果这时又用另一个宏大声音说道:“此前并无人泄露消息,所有那些不愿意接受誓言的,视作自行放弃机缘,我可助其消除忆识,也不虞有人查了出来。”
众人听了这声音,心中一凛,这意味着有人时时刻刻在盯着他们,这令他们很不舒服。不过他们很快就接受了,因为他们对此其实早就有所猜测了,而且他们也没法拒绝。
此人能无声无息那个灵芝种在自己心中,显然本事手段高过他们太多,既然不能与之作对,那么只能选择接受,而且目前看来,对他们也是有好处的。
于是出现在此间之人都是各自立誓。
这誓言一立,众人彼此之间仿佛去了一层隔阂,也是各自放松下来了,毕竟这里的好处都能看到。
坏处么,既然要得到好处,那便别指望什么都不付出。而且在元夏,他们这些底层修道人都是朝不保夕,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了性命,因此也不用去多想了,说不定这番机缘还能改变命运。
众人谈论了一些道法,各有收获,这时有人提议道:“诸位同道,既然在此聚面,为了方便日后交流,我们不如就各自拿一个方便称呼的名号如何?”
众人欣然采纳。
常松则是给自己取了一个“木老”的称呼,在熟悉下来后,发现这里共有一十三个人,不知道将来还会不会更多。
交流了一番之后,他们又向那个声音请教功法上的难题,那声音主人也是一一个解答。
待所有人都时问过,常松只觉微微一个恍惚,发现自己如来时一般,意识从中退了出来,这回收获不小,故是他又迫不及待的开始修行。
只是这时有一个难题摆在了眼前。因为修行除了功法之外,有些时候还需要外物,特别真法修行。你不是天纵奇才,没有补益丹丸自然比不过别人,而且有时候往往只需要一枚丹丸的事,你凭自己,可能就要慢慢苦磨数载。
“该从哪里去找这些呢?”
正发愁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声音响起道:“不用担心。”
常松一惊,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之前接受了许多事,现在接受这个也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何况他是能在诸多压迫之下还能保持着心灵活跃的人,适应性也是相当强的。
他试探道:“你是那位前辈?”
那声音回道:“并不是。确切的说,我便是你所见到的那枚灵芝,我们的意识是相互连接的。我和你是一体的,可以给你提供各种建言,方便你修持。”
“你能给我建言?”
常松表示怀疑。
但等问了几句后,却是发现这个“意识”非常了得,有什么问题能给出妥善且合理的回复,且都是他自己能够做到的,得到回复,有生出一种恍然大悟之感,懊恼自己怎么之前没想到。
这回答的声音自然就是种入他身体之中的魔物了,其如知见真灵那样只能总结他自身的认知,越是用的多,则越是离不开此物。
这魔物该给常松吃了一个定心丸,道:“我一切都听从你的安排,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离开。”
常松自然不愿意,好不容易有了上进的机会,他是一定要抓住的。
白果现在所挑选之人都是出身自底层修道人,因为他们有迫切改变自己命运的希望,最重要的是,他们没有退路了,在意他们的死活只有他们自己。
清玄道宫之内,张御此刻正通过训天道章,了解白果这些时日来的所做之事,目前进展还算顺利。
因为与元夏约定,双方十载之内不能相互侵犯,所以不能用激进手段,但是单纯给好处的话,那就不能算侵害了。不过事物是会进行变化的,利害之间是会变化的,但那就是之后的事情了。
这十年之中若他们只是单纯扩大魔物范围,而不做发动引导,那么就没有问题了。
其实元夏本也不可能留下这么大的漏洞,但是偏偏其没有在定约上提及,这说明其也是在暗中在打天夏的主意,这也算是彼此心照不宣了。
白果在与他传递消息的时候,也是适时提出了几个意见,全是针对魔物的改进。这也是他将白果放去元夏的原因,身在元夏,能直接观察和接触到元夏的天序。
张御接受了这些意见,思索之下,又对魔物做了一些改动,后续投放的魔头将会变得更为隐蔽,更能适应元夏天序。
至于已经投放出去的,则会找寻合适的时机令新的魔物将之替代了。
又一月后,常松又是跟随着裘少郎出行,来到了天夏使殿之中。一如之前,他被打发到了偏殿之中等候。
这一次他却是满怀期待,因为他猜测此事是与天夏有关的,这个其实也不难猜出来,毕竟这雪白灵芝是那日天夏使者到来之后才是出现的,很容易就能将两者联系起来。
在偏殿只是坐了一会儿,他忽然发现,自己意识落入了一片地界之中,而周围多出了一个个的虚影。
过去这么久时间,这里又是多出来了二十余人,常松如今已是能十分熟练与这些人进行正常的交流了,彼此分享功法心得。
只是这一次,情形与之前有所不同,发现众人之间出现了一个平台,上面摆放有各种宝药,丹丸。
他不禁疑问道:“这些东西……”
那宏大声音响起道:“诚如诸位所见,这些都是修炼宝药,诸位若有需要,可以带了回去。”未等诸人露出惊喜之色,又言:“这一回可以赠予你们,但是下一回,你们需引他入我此中,每拉拢一个人,便可兑得一份丹丸,至于接引之法,我这便告知你等。”
说着,那声音就将法门告知了他们。
说起来此法也是非常容易,根本不需要他们自己出面,只需要路过某人身边,运转某个功法就行,但是前提是那个人功法修为不能高过他们,否则是不会起作用的,所以也不用怕暴露。
常松听得此法,觉得不用自己亲自去为,那试试也无妨,他目光游移了下,从中挑选了一份丹丸,但从意识之中推出来,他发现自己手中多出了一样东西,心下一动,借着调整姿势看了一眼,发现正是那枚丹丸。
“真的可以?”
他惊喜万分。
其实事情也没那么玄妙,白果已然身具玄尊层次的力量,又在这使殿之内,直接将东西送到手里那是一点也不难。
常松心里却是激动不已,此间能提供各种功法,还能提供修行丹丸,那么自己功行修持暂且就没有什么太大阻碍了。而且功行一旦上去了,在裘少郎身边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意味着也有更多的自主性。
花都大少 小说
他不由暗暗发誓,回去之后一定要想办法接引更多人到此。并且他还忽然想到,那背后之人没有硬性规定接引之人非要是修道人,那么寻常人是不是也可以?
……
殇梦 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