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我的投資時代 橋上風景獨好-1062、又快又鋒利的刀展示

我的投資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投資時代我的投资时代
夏景行与大卫·埃因霍恩的见面地点放在了一间隐秘的私人俱乐部。
简单寒暄了两句,望着对面四十岁许的棕发男子,夏景行缓缓开口道:“听说外面的人都称呼你为对冲基金界的堂吉诃德?”
埃因霍恩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然后他动作轻缓的放下杯子,微微俯身,凝视着夏景行,语速不疾不徐道:“只要我成功了,他们就会称呼我为“下一个巴菲特”。”
夏景行哈哈大笑,“老兄,你挺幽默的,巴菲特可从不做空公司!”
“但他经常卖出看跌期权。”
埃因霍恩与夏景行对视了一眼,然后整个人身子往后一靠,摊了摊手,整个人显得十分的随意。
“雷曼兄弟可不好对付,福尔德现在对你一定恨得咬牙切齿。”
仙帝归来
埃因霍恩还是一副无所谓的语气,“不就是向SEC举报嘛,这些年我经历的多了,如果戴伦你对绿光资本的操作有疑虑,等到下一个赎回期,可以赎回你们投资的1亿美元。”
夏景行微笑不语,并没有因为对方展示出的傲慢态度而感到生气。
这家伙年少得志,人生就像开了挂一样顺利,没经历过多少社会毒打,有傲气是很正常的。
他前世曾看过对方出版的自传《一路骗到底》,书名虽然很夸张,但讲的都是对方亲身经历的事,同时还详细介绍了绿光资本的起家故事。
埃因霍恩在投行和对冲基金工作几年后,于1998年,也就是他28岁的时候跳出来单干了,从亲戚朋友手上募集了90万美元,与前同事合作创办了绿光资本,开启了自己的投资传奇。
之所以公司名叫绿光资本,是感谢他老婆给他……开了绿灯。
一开始为了省钱,绿光资本不得不在主券商提供的免费工位上办公,和其他五家小型对冲基金共同使用打印机等设备。
但就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绿光资本成立第一年就取得了惊人的业绩,全年没有一个月出现亏损,资管规模迅速从90万美元变成了7500万美元。
武俠之最強BOSS只種田 和齊生
此后,戳破互联网泡沫、做空纳斯达克指数,让绿光资本声名鹊起。
在2002年,绿光资本做空了一家名为美国联合资本的金融公司,埃因霍恩站在台前公开演讲,发表了自己对于该公司涉嫌欺诈的质疑,联合资本股价应声暴跌。
这是他第一次公开发表自己看空的观点,然后他就惹上了官司,联合资本一边提起法律诉讼,一边要求SEC调查绿光资本。
SEC调查持续了整整五年,最终在去年确认了联合资本有欺诈行为,绿光资本和埃因霍恩赢了,名气也因此更上一层楼。
不过从资管规模来讲,管理几十亿美元的绿光资本在华尔街还是小字辈,只是一家中型对冲基金。
也因此,远景资本的母基金才有机会投资对方,规模大如桥水、德劭那种基金是不缺投资者的,也不会拿潜在竞争对手的钱。
通过自传,夏景行对埃因霍恩还算了解,调侃道:“万一绿光资本跟雷曼兄弟的官司也打上五年呢?”
埃因霍恩暼了夏景行一眼,很有自信的说道:“等不到那么久!我指的是等不到开庭那天,雷曼兄弟就要倒霉!
他们的会计处理手法很有意思,不过就算他们再怎么捂盖子,关于次贷资产的风险也迟早会溢出来。
然后雷曼兄弟会像一个气球一样无限的膨胀,直到“砰”的一声炸开!整个世界都变安静了!”
夏景行笑道:“可是我看雷曼兄弟账上有近千亿美元现金和快速变现资产。”
霸氣村妞,種個將軍當相公 小說
埃因霍恩嗤笑,“那是你没注意到他们那多达6000多亿美元的次贷相关资产,一旦雷曼的资本金被侵蚀掉,这就是一个巨大的烂摊子。
高盛通过做空次贷资产保证了自身盈利,美林和摩根士丹利分季度减值亏损的次贷资产,虽然股价跌的厉害,但自身信用还在。
金玉良缘,绝世寒王妃 小说
雷曼这种遮遮掩掩的行为,相当于把所有炸药集中在一起,爆炸效果一定远超所有人的想象。”
夏景行沉默不语,做思考状。
埃因霍恩问道:“戴伦,我还是那句话,你要是想赎回资金,绿光资本绝不会设置什么阻碍。”
夏景行摇头,“我不是要赎回资金,1亿美元对于远景资本来说,只是一笔很小的投资,还不值得我亲自出马。
我找你,是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想与你商量。”
“哦?”
埃因霍恩坐直了身体,整个人一下子就来了兴趣。
远景资本在华尔街也算是大基金了,去年通过做空次债资产大赚了一笔,是仅次于保尔森基金、克莱瑞资本的大赢家。
莫非也是想做空雷曼?
埃因霍恩心中若有所悟,不过他没有开口询问,在等夏景行主动揭开谜底。
“我想收购雷曼兄弟!”
神農別鬧
埃因霍恩再也不能淡定了,他用一副见了鬼的眼神看着夏景行,“戴伦,你这个玩笑不好笑!”
“我是认真的,远景资本的业务横跨了创业孵化器、种子期、天使轮、VC、成长期股权投资、Buyout、二级市场等阶段,唯独差一项投行业务。”
夏景行端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补上这最后一环,我们的金融全产业链就彻底齐备了。”
这个信息量大的令埃因霍恩脑子有些消化不良,他思考了好一会儿才问道:“远景资本的规模不足以拿下雷曼兄弟吧?即使强行拿下了,你们也没有足够的资金去帮助他恢复正常的运转。”
“所以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
夏景行目光炯炯的看着埃因霍恩,“而且我们会要求剥离所有次级贷款相关的资产组合,我们只要一个干干净净的雷曼。
特别是雷曼的亚洲区业务,远景资本志在必得。
一季度财报显示,雷曼兄弟亚洲地区经纪业务收入再创新高,在该地区拥有良好的口碑和竞争力。
你应该清楚,远景资本在亚洲也拥有庞大的投资布局,光是我们旗下基金投资的创业公司IPO,就够维持一家投行运转好几年。”
听到这,埃因霍恩终于确定对方不是在开玩笑了,而是精心分析过雷曼,并且还充分考虑了投行与自身业务的互补关系。
“为什么找我们?”
夏景行微笑道:“因为我们投资了你们,而你们恰好又做空了雷曼,就这么简单。”
埃因霍恩笑道:“帮助你们,我们能获得什么好处?”
“远景资本可以再投资你们一笔,帮助你们更从容的做空雷曼。”
埃因霍恩比了一根手指头,“我需要10亿美元。”
夏景行稍作思考后,便痛快的回道:“没问题,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埃因霍恩笑着递出手,“合作愉快!”
夏景行伸出手与其握了一下,也笑着回了句“合作愉快”。
远景资本不适合站在台前露脸,所以需要一把又快又锋利的刀来代替他们完成大空头应该做的事。
而绿光资本,就是他选中的那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