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數風流人物 txt-辛字卷 第三百二十節 指向分享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史记事走了,但给冯紫英的提醒还是让冯紫英有些紧张。
妻高一招 月雨流風
南边的河间、真定、保定三府是人口密集的大府,今年遭遇的旱情也极其严重,情况也比预期的还要糟糕,一旦这三府旱情带来的灾荒问题得不到解决,实际上也不可能得到解决,也就是说,流民北上奔京师城而来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相比之下史记事提及的河间府其实情况还好一些,真正形势严峻的是真定府北部和保定府西南部几个州县,如定州、曲沃、行唐、、藁城、灵寿、阜平和满城、唐县、完县、望都几个州县,沙河、滋河几乎断流,即便是最重要的滹沱河因为降水稀少,几乎不到往年水量一半,其干旱程度可想而知。
这小冰川时代的气候剧变威力委实厉害,连续干旱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这种情况在北地尤为突出,陕西、山西、北直都是连续多年干旱少雨,地方上百姓的生计也面临着严重威胁。
通常情况下,连续两年干旱,基本上就可以逼得一个原本在乡中还算过得去的家庭破产了,而稍微差一点儿的家庭要么就脱身本地大户为奴,要么就只能出去当流民,否则就只有饿死人的结局。
联想到京通二仓的粮食亏空至今仍然有较大缺口,冯紫英就更担心了,这京畿之地地窄人稠,粮食都得要靠南边儿来,一旦漕运中断,只怕立即就会是一场灾难。
京通二仓原本就是为了弥补这种自然灾害和意外而准备的,现在连京通二仓都还有大量亏空尚未弥补起来,如何不让冯紫英心急如焚。
想到这里,冯紫英又拿起宋统殷给他来的信。
宋统殷既是冯紫英在青檀书院的同学,又是冯紫英山东老乡,但二人在青檀书院乃至观政其间的接触都不算很多,因为宋统殷要比冯紫英大十岁,年龄上的巨大差距让他们平素只是泛泛而交。
一直到冯紫英出任永平府同知,宋统殷则是出任藁城知县之后,二人反而还联系多起来。
毕竟都在北直隶地方上任官,大家都是新手上任,都是慢慢来熟悉了解这些在书本和朝中六部里边没人会教你的东西,相互之间切磋交流也是应有之意。
都市 超級 醫 聖 uu
冯紫英出任顺天府丞之后,宋统殷在感慨之余也是专门遣人来冯府道贺并送上了贺礼,这让冯紫英也很感动。
先前在书院里来往不多,没想到倒是在入仕之后二人交集反而多了起来。
宋统殷在信中也提到了藁城今年的情况,称滹沱河河水水位比平常年份降了一半,除了滹沱河沿岸和部分支流沿岸地带还能勉强有些收成外,其他地区,尤其是山区情况旱情特别严重,甚至到了树木枯死的地步。
除开旱情外,蝗灾也袭击了藁城、栾城、赵州、无极、晋州以及邻近保定府的束鹿、深泽一带,藁城情况还算好的,但栾城、赵州、束鹿、深泽和武强等州县几乎是被蝗虫一扫而空,士民震怖,谣言四起。
让冯紫英担心的不仅仅是蝗灾泛滥,而是士民震怖之后的谣言四起。
谣言四起就意味着里边有妖人作乱,而这类妖人多半就是秘密会社专门派出来妖言惑众,搅乱人心的,为这些会社吸纳民众的制造舆论基础,而这些看似拙劣,但在乡间却往往是无往不利,愚夫愚妇笃信无比。
冯紫英怀疑这恐怕就是白莲教的手笔,联想到白莲教在京中乃至顺天府内的活动,冯紫英也是越发心焦。
顺天府和保定、真定二府之间民众往来甚是频繁,甚至可以说京师城中不少民众原籍就是保定府和真定府,许多人都和原籍保持着联系,沾亲带故甚多,这种情形下,白莲教在保定、真定那边如果发展迅猛,势必也会对京中白莲教的活动带来刺激式的影响,让京中白莲教徒也会活跃起来。
冯紫英也让人专门给藁城方面送了一些土豆和番薯的种苗过去,只不过冯紫英估计就算是宋统殷强力推动,但在真定府那边没有这种种植氛围的情况下,大概就是聊胜于无,但无论如何,只要种植起来,只要有人见到这种作物的优势和好处,就会有人效仿,这相当于是在播种,就看有多少能开花结果。
孤雪夜归人 小说
给宋统殷回了信,冯紫英心中才稍微放松一些。
在北直隶这边,青檀书院中冯紫英的同年,永隆五年那一科的并不多,除了冯紫英、练国事、宋统殷之外,就还有一个在广平府永年县担任知县的曹文衡了。
空间之农女皇后 五女幺儿
冯紫英和曹文衡也不算熟悉,原因也很简单,曹文衡也比他要大七八岁,在书院里时冯紫英更多的还是和自己同龄人走得更近乎,但现在他意识到自己熟悉的几个基本上都在朝中七部里边,而在地方上,尤其是在北直隶这一片的并不多,宋统殷算是联络上了,这曹文衡也该联络联络才是。
所以他也请齐永泰给曹文衡去了信,然后自己也去信主动联系曹文衡。
无他,除了加强联系以便于日后增进感情外,更重要的是广平府也是白莲教活动十分猖獗所在。
广平府虽小,但是却是四省交集之地,东边是山东,西边是山西和河南,辐射中原,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到现在曹文衡还没有给他回信,但是估计也就该是这几日就有回音了。
冯紫英现在也有些不太相信地方上给朝廷禀报的地方情况,这种想要掩盖作假的可能性太大了,要想掌握实际情况,真还不如凭借着同学交情还能打听到一些真实情况。
从宋统殷那边获得情况来看,估计曹文衡所在的广平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那么早一些提醒曹文衡,让其早做准备,也是算是尽到自己情分了。
冯紫英越来越觉得自己有点儿不像是顺天府丞,更像是北直隶巡抚或者北直隶总督的味道了,顺天府的事儿要管,永平府的事儿要操心,现在真定、保定和广平府的事务自己也在插手,这不是北直隶总督的格局么?
想了想,又让宝祥去把吴耀青叫来。
“耀青,我还是不太放心白莲教这帮人,你们查得如何了?”
“大人,这段时间有些古怪,这帮人像是消失了一样,近一个多月来都没见踪影。”吴耀青沉吟着道:“也不能说一个都不见,而是大部分人都见不到了,起码在城里没有动静了,只有偶尔个别人会出现,翠花胡同那边我们已经安排了可靠人盯着,一有动静就会来报,但一直没有消息。”
“哦?”冯紫英也一惊,“是不是被他们觉察到什么了?”
“不太像。”吴耀青很肯定地道:“我们的人都放得很远,而且是三到四轮人轮流盯梢,还借助了那一带的几个商贩铺子,应该不会被发现,另外他们仍然有人在活动,只是比前几个月动静小了很多,属下有些怀疑他们是不是因为有什么行动不在京中,而暂时转移到外地去了。”
“弘庆寺里他们还有多少人?”冯紫英认可吴耀青的判断,白莲教目前发展很快,活动十分频繁,在没有受到其他因素干扰或者打击下,不太可能主动收缩,只能是转移到另外的事项上,只是到京师城之外,吴耀青他们这点儿人手要想牢牢抓住白莲教的所有动静,就不现实了。
“两到三个人,基本上很少出来,一般是有一个人行踪不定在外,经常出去两天又回来,这样轮换,更像是一个联络地点了。”吴耀青回答道:“这三个人都很机警,而且都有功夫在身,我们跟不住,最远一次跟踪到了牛栏山附近失去了踪迹。”
“牛栏山?顺义和怀柔之间?那说明他们应该没走太远才对,两三天的路程,说明还是在我们顺天府境内。”
冯紫英下意识地起身走到西墙边上,拉开遮帘,这是一幅顺天府的舆图,但是和寻常舆图不一样,已经有些近似于现代地图了,粗略地比例和等高线都开始再往上添置,各种图例也都一一标准明。
“我们也怀疑是还在顺天府境内,而且应该是在北面或者西北面。”吴耀青分析道:“昌平——怀柔——密云这一线可能性最大,但是这一线也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人口也不稠密,照理说白莲教不该往这一线发展才对。”
吴耀青也有些怀疑,“他们若是惧怕在京师城中动静太大被暴露,那也该去诸如通州、香三河、宝坻这些地方才对啊,又或者去良乡、涿州,那边靠近真定和保定那边,白莲教势力更大,根基更深。”
冯紫英也苦苦思索,刑部和龙禁尉都不给力,或者不上心,这让自己这个顺天府丞很多事情都颇感棘手。
永平府那边自己已经给练国事去了几封信提醒,但是这家伙现在心思全放在了冶铁、土豆和番薯种植以及榆关港的建设上去了,要不就是将道路逐渐完成之后可能留下来的流民安置垦荒上去了,对自己的提醒显然没太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