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妖女哪裡逃 起點-第八零六章 虎視太虛(求訂閱求月票)推薦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大学士真是好眼力!”
李轩见李善长也认出他们父子二人血脉相连,不由愉悦的哈哈大笑。
随后他又语含安抚:“如今大晋的皇帝都是燕王一脉,一直都善待大学士后人。大学士如今身列神班,过往的恩怨,大学士就不要再计较了。”
其实李善长生前落到那样的下场也是咎由自取。
这位临退时还不知避忌,举荐了同乡兼姻亲胡惟庸担任右丞相。
胡惟庸却在任期内在朝中遍植朋党,不遗余力的打击异己,使得淮西朋党集团的势力不断膨胀。
且其人自恃有淮西文武抱团支持,独断专行,许多生杀黜陟等重大案件,都不向太祖请示。。
李轩心想换成自己,也绝不能容。
说来昔日他先祖李乐兴作为太祖身边第一谋士,功勋卓著,却只得封‘诚意伯’,且始终无法进入内阁,就是淮西文武压制阻挠所致。
那胡惟庸甚至有毒杀他家先祖之意,李乐兴只能被迫假死脱身,退往外域太虚。
当时那群跟随太祖起兵的淮西功臣,确实太不知收敛,也过于排外。
“臣下岂敢?”李善长想起自己被斩杀的全族老幼,心里还是恨海难填。
可他面上还是恢复了笑意:“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老夫日常思之,也知当年所有祸端都是老夫作法自毙,自食其果。善长心内虽然愤恨难平,可恨的只是太祖一人。
而今的大晋天子却是陛下的子嗣,善长岂敢有怨恨之心?陛下对善长恩同再造,又将善长三子都册封为天庭文吏。善长如若还恩将仇报,那就是畜牲不如了。”
他这些年取得的香火神力,大多都用在维持几个孩子的真灵上了。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日常取得的香火越来越少,连自己都有了转化怨灵的趋势。
所以他对李轩的感激也是真心实意。
李善长随后语气一折,转开了话题:“陛下让我整理南直隶田籍,难道是为改良大晋税法?”
大约半年前,李轩抽调干员,在南直隶一带丈量田亩,清理私田,统计人丁,用时半年才完成,重造了这些田籍黄册,解送京城交由御览。
李轩对于地方官却缺乏信任,就将高达数万册的田籍交给李善长,让他调集干吏整理统计。
可这位昔日大晋开国初年的宰执,却从中洞悉了李轩的用心。
“朕确有此意!”
李轩点了点头:“一个是摊丁入亩,一个是官绅一体纳粮,一个是田地累进税制,朕准备先在南北直隶试点,一起推行此政。”
李善长仔细想了想,就苦笑道:“这都是有益于百姓,有益于社稷之政,可吾只恐天下士人沸反!”
大晋的财税制度,由他与太祖一手制定。
可当时的许多善政,现在已经是成为大晋的恶瘤。
比如给予读书人的免赋税,免徭役,原本这是给读书人的优待。可时至如今,读书人却已占据了世间巨大多数良田,还有许多人田地挂靠在他们的名下,用于获取免税资格。
还有商税,大晋初年的商税是三十税一,太祖认为商税太高的话会压榨百姓,可如今也被士人败坏得差不多了。
比如运河沿线,士人们携带一些商品,是不需要支付商税的。
不过李轩推行的这些改革,势必要被天下士大夫群起反对。
李轩却手握着他的腰刀,不屑一笑:“刀子在我手里,士大夫沸反盈天又如何?且儒人当中,并非都是没有远见之辈。”
此时《军田永佃法》已经推行于天下行省,这使得李轩在卫所军内部,拥有了巨大声望。
只需他一声令下,这满天下的五百万卫所军,都会毫不犹豫的听从。五百万把长刀所指,天下谁敢不从?
李善长担心的,却是士大夫由此造谣生非,诽谤国事,损及李轩的声望。
“陛下,今年以来,大晋民间粮价大跌,田价也由此剧降,所以陛下大可徐徐图之的。半年来朝廷在地方豪强手中大规模赎买田地,然后贷售给百姓耕种,这方法就很不错。”
“此法治标不治本。”李轩却摇着头:“均地与税法若不能在我手中完成,后世之人只恐无此能为。”
他心想如果不趁着现在朝廷力强之刻,先把根子板直过来,难道还能指望日后那些执政的士大夫?
似张居正这样的人几百年才出一个。
现在也是阻力最小的时候,只因粮价暴跌,南北直隶的地主们在土地里面很难赚到钱了,反倒是最近在南北直隶开建的众多工厂深受追捧。
许多有远见的士人都开始将田地变现,参股入南北直隶的各家工厂。
不过这种开明之士还是太少,李轩推行这三项新法,就是为逼迫地主豪强们卖地,进一步的打压田价。
其实论理来说,粮价大跌也有一个坏处,会导致百姓种田的积极性不高。
可大晋百姓对土地的渴望实在惊人,今年朝廷以新铸银元购买的那些田地,往往都是刚公示出去,就被百姓哄抢一空。且大多都是选择十年之内偿清购地贷款,而不是更优惠的二十年,三十年。
让李轩无奈的是,这些田地目前都被地方的关系户瓜分,到不了真正的平民百姓手里。
考虑到此时大晋朝廷的统治力不可能达到后世的水准,李轩没有深入追究。他只能盯着田籍与户籍,保障这些田地不落入到地方大户手中。
而唯一让所有百姓受益的方法,就是更多的田地——多到让地方官吏上下其手都无利可图的田地。
所以李轩在制定‘田地累进税制’时非常狠辣,一户人的田地超过一百亩,就要增加两成的税收。超过五百亩,则是五成。
这不但是在逼迫地方豪强卖田,也是在逼迫他们分家,拆分宗族。
对于勋臣与武人,李轩则留有余地,所有功勋田与军田,在累进税制之外。
不过按照这规矩,诚意伯府的田亩也得售卖一大半,否则每年会亏空数十万两。
幸在这个时候,诚意伯府已经不依靠田地赚钱。
南北直隶的绝大多数的勋贵武臣,也大多被诚意李家与神器盟那些工厂的巨利诱惑,陆续投入重金参建工厂。
李轩预计这阻力会很大,不过还不至于大到他兜不住的地步。
李善长不由暗暗一叹,知道这位陛下心意已定,自己是没法阻止了。
他抱了抱拳:“陛下如果一定要变法,那就务必要掌握地方的风评舆论,不能让地方士大夫操纵,愚弄煽动百姓与朝廷为敌。还有,最近粮价大跌,可能会影响棉布,毛纺织品,皮具与铁器的销路,还请陛下慎思之。”
那些什么丝绸,瓷器,纸张之类,李善长不担心,这些是富人用的东西,从来不愁销路。可棉布与皮具,铁器之类,主要还是平民百姓在购买。
而最近在南京与天津,各种棉纺厂与毛纺厂,都是一窝蜂的在建。
预计李轩开始变法之后,会有更多的财富挤入到这些行业。
李轩闻言也面色微凛,心想这确是个问题,不能不慎。
对于地方的风评舆论,李轩早就有了布局,他同意涂山君的降服,就是为那遍地开枝散叶的涂山狐族。
两年来李轩屡屡参与讲课,大肆收纳学生,也是为在地方形成学派。
麻烦的是粮贱伤农,如果百姓手里没有足够的银钱,就没钱购买工业品。
压低粮食价格却是必须的,只有如此,朝廷才能从地方豪强手中廉价购得大量田地。
全能邪才 小说
不过这销路问题应该能解决的,这一是因大晋人口众多,市场广大无比;二是他现在已拿下了扶桑,与高丽,南洋及身毒的商路也都是畅通的。
等到两年之后,地方豪强手里的田地所余不多,朝廷就可以尝试用政策调控,将粮价拉回。
李轩甚至已在学少司命源太微,把食物贩卖到域外的那些天境与小世界,今年已经赚取了七千万银元的资金。
李轩谢过李善长提醒之后,就又继续往天宫里面走。
结果他又在途中遇到了兰御与伏友德。
“这是你爹麾下的天刑神将与监刑神将。”
李轩朝着二人指了指:“祐巃还不见礼?他们二位也是为你家天下出过大力的。”
虞祐巃感觉这二人看他的目光也是阴森森的,与之前的那位白胡子老爷爷差不多。
可他还是勉力支撑躯体,朝二人拱了拱手。
正式的礼节当然不是他这样,不过虞祐巃坐在李轩的肩上,做不了完整的动作。
“臣不敢当!”伏友德已经注意到两人相似的面孔,于是收敛起眼里的凶光,回以一礼。
兰御的面色,则依旧沉冷如故。他对大晋皇室的憎恨,还更在李善长之上。
不过看在李轩的份上,他也收起了视线。
李轩则问起了正事:“接下来的这场域外远征,你们这些神将商议得如何了?”
“此事还未计议妥当,而且——”
伏友德神色有些踌躇:“陛下准备施行之举,似乎是海盗的勾当?这恐怕有损陛下的德望声名,未来会被人诟病。”
他眼前这位玄黄大帝,竟然嫌与外域粮食贸易不够赚钱。准备在不久之后,以那数十云中战舰,八万天兵天将劫掠外域,用于筹集钱粮,扩张天庭兵力。
史上 最 牛 帝 皇 系统
外域那些‘天境’虽然在粮食上面不丰裕,可各种矿藏却是应有尽有。
兰御则是不以为然的一声嗤笑:“昔日太祖在淮西举旗的时候,就是草寇一个,德望声名都无从谈起。可等到他攻占金陵,于是四方景从。所以我们手里的兵马才是德望,才是声名!如今陛下以战养战,再明智不过。”
他朝着李轩一抱拳:“不过眼下缺的还是可靠的情报,我们现在只知道太虚域外那些三十三天碎片的方位,却不知哪家有钱,哪家势力强盛,哪家容易攻打,所以三宝神将与镇海神将之间的争执很大,中流居士也很头疼。”
李轩自问自己在兵法一道,更多是依靠新式军械来碾压平推,其实算不得最顶级。
他考虑到太虚域外的战争,更类似于水战。所以李轩将这次的出兵方略,交给众神将议论。
而在这方面最有发言权的,无疑是新册封的三宝神将郑和与镇海神将俞通海。
前者七下南洋,后者则是大晋初年水师第一神将。
李轩皱了皱眉,随后无奈道:“我也在想办法打听,且稍等等吧,应该快了。”
对于外域,李轩目前的消息来源相当稀少。
现在一个是绿绮罗,一个是少司命。
绿绮罗在太虚外域有一些‘至交好友’,偶尔会与她通声息。
少司命则是在与外域贸易的时候,也会知道一些外域的情况。
想到少司命源太微,李轩就很期待。
这位欠他的银元已达两万万,在利滚利的情况下,应该快撑不住了,李轩猜测自己即将收获果实。
源太微已经答应了帮李轩收集域外的情报,用于抵消部分债务,时间应该就在今日。
还有九尾涂山君,李轩没把希望全寄托在源太微身上,他将涂山君也遣至外域打探。
最近这位有了两个可靠的帮手,一个是扶桑的‘稻荷大神’,一个是扶桑的大妖‘玉藻前’,居然都是狐族一脉,且身具九尾,大天位级的大妖。
涂山君将之强行驭控于麾下,使得涂山一脉声势大增。
不过这位还需五到六日,才能从外域返回。
李轩接下来又乐滋滋的带着虞祐巃,来到了‘云烟阁’。
最近薛云柔带着孩子回龙虎山天师府,准备将小虎头登入张氏族谱。所以此时的天宫里面,只有罗烟与小平安在。
当罗烟看见李轩还有他头顶的虞祐巃的时候,她上下看了两人一眼,然后一声哂笑:“我还道小平安是你的长子,可结果红裳与你早就珠胎暗结。真好奇你们以后该怎么应付朝廷百官,现在只看脸就知道,这位大晋天子就是你李轩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