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笔趣-第二十二章 趕出鑒賞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画见孙相对着孙巧颜直瞪眼,若不是她在这,孙相顾忌她,估计要对孙巧颜跳脚指着她大骂胡闹了。她有些好笑,满朝文武恐怕就没有几个人不想将女儿送进宫做皇后的,但孙相还真就是这个例外。
她放下宫务,笑着说:“太后娘娘如今病着,宫中无人理事,是我硬拉着四小姐帮我,相爷若是要怪罪,就怪罪我吧!”
孙相转头对凌画瞪眼,心想你倒是会说,我怎么怪罪你?打不得,骂一顿?他又不是那等活腻歪了的,先皇驾崩,今上即位,他如今敢骂她?
他深吸一口气,“她有几斤几两,本官清楚的很,掌舵使让她帮忙,岂不是帮倒忙?不若本官给你选两个管事的好手来,定然比她好用。”
他琢磨着,可以把他夫人派来给帮忙,总之不能用她女儿,像什么话。
凌画微笑,“我与四小姐脾性相投,相爷就算找两个好手来,又怎知跟我脾性合得来?”
孙相一噎。
孙巧颜上前,伸手推孙相,“爹,您快去忙吧,走吧,走吧。”
她有武功,用巧劲儿,弄走孙相简直轻而易举,转眼就将孙相推出了御书房,并且动作利落地关上了房门。
孙相:“……”
凌画:“……”
孙巧颜转回身,见凌画颇有些目瞪口呆,她挠挠头,不好意思地小声说:“我爹最爱对着我说教,若是让他待在这里,他能瞪眼跺脚训话一个时辰,这样把他弄走,干脆又清净。”
凌画被逗笑,点头,“是不用多废话了。”
看来她跟孙相父女二人相处很有心得,怕是这天下就没有一个女儿敢如她这般。
当年她娘对着她拿着戒尺训她时,她若是有孙巧颜这个武功这个胆子,也不至于好几次手心都被打肿了。
孙巧颜坐回原位,“来来来,咱们继续。”
凌画点头。
孙相站在御书房外,三月的春风吹的他汗湿的衣衫凉飕飕,他想着完了完了真完了,她这个女儿怕是以后真要住进皇宫了,虽然皇后的位置好他也知道,但就她这个将亲爹都敢往外推着撵出去的女人,若是成了皇后,以后指不定还会干出什么事儿来,满朝文武岂不是得弹劾死他教女无方?
孙相觉得这样不行,他得回府一趟,让她的夫人进宫来跟凌画诉诉苦,再苦口婆心劝一劝女儿,没准凌画一心软,就放过她了。
孙相正好也有好几日没回府了,这几日都跟礼部的官员一起宿在办公的官邸。于是,他一身冷汗地出了宫,匆匆回了自己的府邸。
孙相回到自己的府邸,连忙奔向夫人的住处。
孙相夫人头一天便进宫去祭拜了先皇,回府后立即清查府里,生怕府里也藏匿几个反贼,被她清查了两天,还真清查出了一批欺上瞒下的奴才,还有别的府邸里安插到孙相府的探子。
孙相夫人这几日也忙了个够呛,刚忙完,打算歇上一歇,便见孙相回来了,她愣了一下,“老爷,事情都忙完了?”
老夫妻两个已是几日不见了。
孙相摇头,“没忙完呢。”
他觉得身上冷,摆手,“我先去沐浴,回来再跟你说。”
孙相夫人愕然,一把拉住他,小声说:“老夫老妻的,你、你刚进家门就往床上钻,是不是不太好?”
孙相瞪眼,半晌后,老脸一红,低声说:“你瞎想什么呢,先皇大丧,我一把年纪了,岂能不知事儿?更何况如今这是白天。我是出了一身冷汗,住在官署里,几日没沐浴了,身上难受,去洗洗换衣。”
孙相夫人听了他的解释也老脸一红,推了他一把,“是我想错你了,对不住,那你赶快吧!”
孙相无奈,扭头去了。
孙相夫人在孙相走后,自己不好意思了半天,一拍脑门,想着自己真是忙糊涂了,他几日不着家,进家门没说两句话便匆匆去沐浴,是个人都会想错吧?但她忘了,先皇大丧期间,他是先皇器重的老臣首辅,肯定干不出来床笫之欢的。
孙相沐浴回来,因心里装着事儿,丝毫不见轻松,对孙相夫人说:“你进宫一趟,跟凌画诉诉苦,说说咱们多年不易,再说说四丫头下面的姐妹们还没议亲,让她别拉着四丫头处理宫务了,那宫务是什么人都能处理的吗?简直是胡闹!”
孙相夫人闻言叹气,“你以为我没去过吗?我在第一日给先皇吊唁的时候,便去找了四丫头,可是我没见着她,反而是见着了陛下,你猜陛下怎么说?”
孙相立即问:“陛下怎么说?”
孙相无奈道:“陛下说,四小姐暂且留在宫里,宫里缺得用之人,四小姐很是得用,让我只管放心回府。”
孙相哽住,“那你就回来了?”
孙相夫人反问他,“陛下都发话了,我不回来能怎么办?先皇突然驾崩,朝野上下都因刺客闹的人心惶惶,陛下手边有无数的事情要处理,我难道为着这么点儿自家的小事儿去跟陛下争执非要跟陛下要人不成?再说,我就算这样做,也得你女儿乐意回来啊?”
孙相纠正,“不是小事儿。”
“重点不是这个,是陛下发话了。”孙相夫人觉得自家老爷忙糊涂了。
孙相揉揉眉心,“你猜我进入去御书房,看到了什么?”
孙相夫人上道地问:“看到了什么?”
孙相道:“凌画带着你的好女儿,坐在御书房里,在处理宫务。”
孙相夫人心思有点儿歪,睁大眼睛,“她竟然乐意学掌家?”
她每回抓着她学掌家,她都不乐意学,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她真是头疼死了,生怕她将来嫁入婆家不会掌家,被人笑话死。
孙相重点强调,“是学习处理宫务。”
孙相夫人点点头,不解,“这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乐意跟着凌画学习处理宫务?难道她真喜欢上陛下了?”
孙相吓了一跳,“不、不会吧?”
孙相夫人自己也觉得这个猜测可怕,抖了抖身子,“那你说是什么原因?”
孙相说不出来原因,憋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就、就不能是凌画有本事,让她觉得学习宫务好玩?”
孙相夫人:“……”
她看着孙相,很善良地附和他,“老爷你若是这么觉得,也行的。”
孙相:“……”
哎,他觉得不行啊!
夫妻二人相顾无言,一时间都觉得未来有点儿不太妙,本来以为就是去太子殿下身边默不作声地做个护卫,穿着男人的衣服,旁人也认不出来,谁知道这转眼她就披着孙四小姐的外衣,在宫里堂而皇之跟着凌画一起处理宫务了?
朝臣们都不是瞎子,如今怕是已经各种猜测了。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农家妞妞
“怎么办啊。”孙相快愁死了。
孙相夫人劝他,“老爷,看开点儿吧,能让凌画看重,能让陛下拦了我,让我自己回府,可见咱们四丫头是有优点的。”
孙相郁闷,“她的缺点比优点多多了。”
“那也没办法。”孙相夫人道:“大不了您早早致仕呗。”
孙相眼睛一亮,“这个行。”
若是她女儿真去做皇后,他就赶紧致仕,御史台的人想弹劾他,也找不到他了。他铺盖一卷回祖籍养老,两耳不听,两眼不看,爱咋地咋地。
孙相这样一想,顿时不犯愁了,站起身,“行,就这样办,我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这几天不回来了。”
他说完,一阵风又冲了出去。
孙相夫人在他身后小声叨咕,“就你这虎虎生风的样子,想要致仕,也得陛下恩准呐。”
在她看来,辞官有时候也很难。
網遊之神級病毒師 小說
据说前朝有个名臣,从五十岁就开始想着致仕,后来八十岁,依旧站在朝堂上燃尽最后一丝力气。而孙相今年也才五十岁,陛下又是新君,怎么可能放他致仕?
不过她是不会提醒他的,免得他总是拉着他愁眉苦脸,她觉得今年她尤其老得快,府里那些姨娘们一个个花枝招展的,这可不行,她以后一定不能跟着他一块愁眉苦脸了。
女人爱美,倒是无关男人,这可是关乎自己的脸面的事儿。